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路在脚下,梦在远方文字大小:  

    

作者:山汉   鲜花数:10朵   赠花      阅读:1667   发表时间:2018-04-15 19:59:04  字数:2417   评论: [A]

【编者按】感谢赐稿湘韵,您的文章审核通过,推荐共赏,期待你的精彩。【文章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2】

  据说,《我们这一辈》这首反映知青人生的歌曲,在多年前刚诞生不久,就曾有国内顶尖的一位著名歌唱家,开出了好大的价钱,一心想买下来,但终未能如愿。为什么呢?主要是词曲作者王佑贵觉得,这首歌是他这一辈子风雨人生的真实写照,也是那些曾经和他一样的千千万万的知青们,在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苦难人生命运的心灵呼唤,谁出多少钱他都不愿卖掉。他要自己尽情演唱。
  有风骨,够汉子。我十分赞叹王佑贵这种不为金钱所动,难忘沧桑岁月的真人真面真性情的君子气节。可我却又想,多少曾上过山,下过乡,练过腿也练过背的知识青年,他们在他们曾经的苦难经历中,是否曾想到过和他们一起生产劳动的农村回乡青年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是否曾想到过这些回乡农村青年的人生命运有够多苦、多悲催呢?
  那时,农村的回乡青年没有任何的退路,他们已经回到了老家,再没有更好的去处,唯一的出路,就是在老家背水一战,苦熬一生。
  我生在农村。我就曾是农村的回乡青年。可叹我们这一代农民子弟,回乡青年,完全就像那孤独而苦逼的苍鹰一般,历经风雨,饱受苦难,为了生存,不得不一直都在挣扎着振翅奋飞。而如今,没享几天福,却已就满头白发,日近黄昏。
  回望人生,前路苦短。恍然懂得,路,其实既在我们的脚下,也在我们的心上。而走什么样的路,活什么样的人生,除了那不可抗拒的命运之外,一切却皆由我们自己决定。
  其实,人生在世,无论是曾经的知识青年也罢,还是一代代的回乡青年也罢,无论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也罢,还是默默无闻的小百姓也罢,谁都想活出尊严,活出精彩,更想有所成就,有所建树。但是,要实现这一切,却很难很难。尤其对每一位出身寒门,又毫无退路,也基本没有多大出路的农家子弟来说,首先必须得由自己向死而生般的,做出超越别人数倍的努力和付出,方才有可能脱胎换骨地实现。
  然而,能不能脱胎换骨,有没有成就建树,也不完全在谁拼命付出了,就可以成功取得,有时,还得看本人是否有那个造化。这不是什么宿命论,是残酷的现实。电影《人生》中高加林大起大落的悲欢人生,或许就让我们很是忧伤而遗憾地看到了一种,别样的不可抗拒的人生命运。但无论如何,从小,我们农民子弟就必须得努力。因为我们是男子汉,是人们思维习惯中,必须能够撑起一个家庭的顶梁柱。而不是像小女子们一样,迟早都会离开父母,离开家,去选择她们自认为称心的第二次人生。可我们却别无选择。因为,我们一落地,即生根。
  年少时,我和我的那些最终只有初中学历的同学,曾聆听一位老师用一句古语训导说: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当时,我憨头憨脑的,颇不以为然。可现在每每想起此话来,心里却真的感觉很伤悲,很伤悲。我想,虽然我们命运不济,生不逢时,赶上了一段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荒诞运动,苦难岁月,但假如在其漫漫人生前路上,我们不是一昧地任性放纵自己的无知和懒惰,更不是一昧地为自己的无知和懒惰,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开脱,凡事概不拖三拉四,概不惯着、迁就着自己说什么:“明天再说。”“明天再看。”而是有所觉悟地能够认识到,明天,终将会完、会远去;人生,必须奋斗、再奋斗的话,那么,我们这一辈子,或许就不会活得如此地碌碌无为,更不会如此地黯然老去。
  我曾梦想,自己此生能够成为一位画家、雕塑家,或者作家什么的,但最终却一事无成,连任何一“家”的边也没粘上,就像什么消费品似的,被组织上予以“准报”,告老回家了。
  想必任何人的理想的破灭,都是不快的,甚至是懊恼和悲伤的。可是归根结底,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求教太少,读书太少,钻研太少,实践太少。其次,便是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所以就满足了现状,故步自封地不再做进一步的努力。以致老来到头,方才看清楚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原来也是那样的平淡,平庸。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这或许更是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的一个通病。
  病痛似成常态,药物几为口食。在那满腹苍凉,一切皆为时已晚的日子里,我总是不由得要陷入回忆。但回忆并不是什么良药,根本治愈不了任何人的失落与悔恨,可它却能使人在痛并快乐中,追寻到远逝的激情浪漫,体味到曾经的真情温暖,触摸到冷却的思想追求,感悟到人生的生存真谛,甚至,还会驱使你满怀悲悯地想去做一些善事,或者急切切热血澎湃地去码一些零零散散的文字。尽管那些没有墨香的文字,或许毫无思想见地与生命力什么的,但这无所谓,因为你已不再期盼什么。
  或许,这就是人生。这就是人老后的心态。
  或许,有人会很厌恶我这样自说自话,很厌恶我这个啥也不懂的平头百姓,竟然无知到了也敢畅谈什么人生感悟的、可怜可笑的地步。倘若真是这样,我会虚心接受。因为我真的是啥也不懂,但我却的确是这样想的。
  我想,这都是上天叫我这样想的。大家不妨看看上天多有意思,它让我们在自己的哭声中来到这个世界,又让我们在别人的哭声中离开这个世界,且将中间的过程,称为人生。还设定猫喜欢吃鱼,却不能下水。鱼喜欢吃蚯蚓,却不能上岸,鸡长着翅膀,却不能自由飞翔。人生,则是一边拥有,一边失去;一边选择,一边放弃。而任谁也不会事事如意,样样顺心。所以,从古到今,唯有大智若愚者,概不和别人较真,因为他们知道不值得;从不和自己较真,因为他们知道伤不起;从不和往事较真,因为他们知道没意义;从不和现实较真,因为他们知道还要继续。
  所以,在那痛并快乐的回忆中,面对一个个轮回着的短暂而悠长的日子,我努力将人生和自己看淡,努力学着聪明、不较真,偶尔捡拾起自己的残梦,翻阅翻阅昔日的涂鸦之作,聊以自慰,笑对长天……
  路在脚下,梦在远方。
  愿大地温暖,阳光普照,万物本真,生活美好!
  愿所有的老者鹤发童颜,幸福快乐,追逐残梦,一路前行!
  愿我们的一代代后人英才荟萃,惊艳天下,永远不再重蹈我们这一世的人生!
  
  2018.9.5于塞上驼城

责任编辑:飞俗
  • 文友飞俗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5 20:04:51给您送了鲜花10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