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慢时光(三题)文字大小:  

    

作者:欣颜涵涵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1755   发表时间:2018-04-30 09:50:59  字数:1271   评论: [A]

【编者按】本文已通过审核,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文章已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2】

  ●老街
  老街不同于新街。新街是社会发展、时代进步的产物,总是在没有特色的雷同与复制。而老街一年四季都弥漫着市井和人文的味道。
  一些过去的老旧时光,只有在这样的老街才能找到。在老街,我们可以看到闲散的老头在茶馆里喝茶、打牌、谈天说地,还可以看到一个个老妇人坐在屋檐下聊天。晾晒衣服的,缝针线的,晒咸菜的,摆零食小摊的,哄小孩子的随处可见,闲适的生活,人文的气息构成了老街的形象。
  老街巷子里的风,永远不急不缓地吹着。青瓦灰墙,雕花屋檐,岁月和风雨磨损了当年的风光。巷子里的老房子保存着历史的痕迹,却坐落在被遗忘的路口。
  
  ●老屋
  家里以前的老房子,是一幢全木结构的古建筑。前庭四根盆粗大小的木柱立于石墩之上,足高十多余米,气势磅礴。房屋一楼一底,造型古典,屋檐突翘,青瓦白墙,雕梁画栋。
  青少年时代,我都居于二楼之上。临街一排三栋镂空雕花窗户,精致风雅。冬天的时候,白天透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夜里渗入寒气逼人的阵阵冷风。即便裹着锦被也冷得哆嗦。于是,在窗户上糊上一层白纸,整个房间都暖和了起来。但整排窗户空空白白,极其单调。便买了宣纸涂鸦上去,书法虽谈不上行云流水,但也有几分意韵,有模有样。瞬间充满着一股洒脱雅致的书卷气。
  似水流年,时光推移。几年前街道改建,老房子也没能逃脱拆建的命运。可能由于年代久远,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文物局要对房屋部分物件进行保留、收藏、研究。镂空雕花窗户自然被列为了重点回收文物。
  拆迁当天,工人师傅们小心翼翼地拆下了窗户。上面的涂鸦也随着时光苍老,变得泛黄斑驳。字迹大部分已脱落,若隐若现,若有若无。恰到好处的与窗柩的陈旧融为一体。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曾经涂鸦的窗户竟然是深厚历史底蕴的文物。出于愧意与敬重,我决定趁无人看管之际撕去窗框上的涂鸦。刚动手就被文物局的工作人员呵斥制止,并滔滔不绝地为我讲解起了此物件的渊远流长。我本想告诉他这只是我的涂鸦。但看他一副刚刚拯救了文物的英雄范儿,又于心不忍。最后我只能背负着意图破坏文物的罪名默默离开。其实,自己的涂鸦被所谓的专业人士当作宝贝去研究,又何乐而不为呢?
  
  ●门
  我坐在门口,用一扇玻璃门挡住了外面的炎热。思绪无聊地停顿着,目光呆滞地落在门上出神。我想,门的初衷应该是开而不是关,是接受而不是拒绝。但很多时候,也有身不由己的苦衷。这说明需要拒之门外的事物太多了。门,其实就是一门哲学。这一进一退,一开一关之间,包罗了大千世界,万物法则。
  一扇门,虽然隔开一个空间和另一个空间,但是也连接了一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妇产科的门,是连接生命诞生的门。教室的门,是连接知识宝藏的门。婚姻殿堂的门,是连接美满爱情的门。
  门,其实还有一种看不见的门,那就是心里的门。如果心门关上了,整个世界就关在外面了。心房里没有阳光,没有颜色,只有冷冷的忧郁。其实,我们时不时都要敞开心扉,让温暖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住进来,你会猛然发现,原来在门外一直有个等你的人。

责任编辑:喜有此李
  • 文友喜有此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30 11:21:17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