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无声的震撼文字大小:  

    

作者:黄金山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714   发表时间:2018-05-12 10:14:17  字数:1316   评论: [B]

【编者按】该文已通过审核,感谢您来稿支持,期待精彩继续。【文章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2】

  我天性孤僻,且又胆小善良,虽然年近古稀,但是连亲手宰杀一只鸡也没有做过,感到那血腥味实在有点肉麻。而在2017年的冬季,却意外的看到一次残酷的宰牛,那触目惊心的场景,令我直到今日还记忆犹新,始终忘记不得。
  那是一个阴晴的下午。我因为左脚在本镇的农安合作社搞文化活动时,受到意外伤坏,多次到当地医院救治无效,就坚持走山路锻炼。我杵着拐杖,沿着弯曲的山路缓缓前行。走出不过一里多路,进入一段密林。看到两个汉子赶着一条肥得滚滚的水牛走在前边。凭我是养过牛的人一看,那牛是一条很壮实的耕牛,在我们山区,牛是农家的宝贝。也许他们是牵牛犁地去吧?再看那两个男人,个子都很高,起码有1.7米多。其中一个还是满脸横肉,手里提着一把开山用的大铁锤,大铁锤起码有二三十斤。那男人提着大铁锤就像拿着一个烟杆一般的玩物,在手里随意的颠来倒去。另一个男人用一条皮鞭死劲的抽打牛的屁股,打得那牛“呼哧呼哧”的直踹粗气,一团团白色的雾气从鼻孔里喷出……
  那两个赶牛的汉子见后边有人,就勒住牛在路边站着。我不认识他们,也不敢随意的发问,只好装着没事的样子继续向前走去。
  就在我与牛擦肩而过的瞬间,那牛突然把头一偏,用尖尖的牛角扯住我的衣襟。我对牛一看,那牛的眼睛里充满着泪花,仿佛是在想我祈求什么……
  可是,不由我多想,那大汉子又对着牛狠抽一鞭,喝道:“快走!”不知是在吼我还是吼牛?
  我为了避免出差错,就使出最大的力气,几步就钻进了树林。但是,我也多了一个心眼,就找一个深的杂草丛里,把身子藏在里面,仔细的观察那两个大男人的行为,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些什么?
  两个大汉那牛赶紧密林,在一棵大枞树下停住,然后将水牛死死拴在大树上。其中一个大男人将手指伸进嘴里,发出尖利的呼哨。不久又从林中跃出来两个汉子,其中一个怀里抱着几条麻袋。四个人嘀咕了一阵,就开始了行动……
  那个满脸横肉,手提大铁锤的汉子开始了动作。只见他手提大铁锤站到大水牛的前边比比划划了几下,就突然后退几步,将大铁锤轮圆,“咚”的一下击打在牛的额头上,接着又是连续的几声“咚”“咚”……。声音闷沉且响,像砸在坚硬的石头上又反弹回来,震得草丛里的我脑门发麻。
  原来是几个偷牛的汉子在偷着宰杀耕牛。那牛呢?面对这伙凶残的盗贼,面对无辜的伤害,却一点没有失去自己的尊严。只见那牛四肢挺直,纹丝不动,像一堵雄厚的墙壁,昂着头去迎接那重重的铁锤。又是“咚咚”的一阵响亮,四个汉字轮流挥起大铁锤砸打耕牛。寂静的树林里重复着残忍的铁锤声,每一锤都像击打在我的心上,给我无声的震撼……
  那牛呢?似乎就像被钉子钉在地上,如同一尊雕像,用一种无畏的姿态抵御着那疯狂的锤击……
  啊!我过去只知道,牛是忠实的勤奋者,它吃得是草,挤出的是奶,拉的是犁铧,为人们生产出粮食。然而此时此刻,我才看到它生命的骨骼竟然是这么坚韧,它生命的气质竟然是这么刚强,面对无辜的迫害和死亡,竟然是这样的从容不迫……
  几个月过去了,那“咚咚”的锤击声音总在我心中回响,然而使我感到震撼和敬畏的,却是那牛无言的回声!
  
  
  
  
  
  责任编辑:烟雨濛濛
  • 文友烟雨濛濛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2 10:34:05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05:03:22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