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精品推荐旧居与老照片文字大小:  

    

作者:郁李仁   鲜花数:164朵   赠花      阅读:1203   发表时间:2018-05-13 00:23:06  字数:3911   评论: [A]

【编者按】旧居、老照片,相关母亲的情结。祝福天下母亲福寿安康、节日快乐!【编辑:舒朵】【湘韵精品推荐180513第6912号】

  母亲住的旧居那边终于是要拆迁了,可人都是有念旧情结的,这一迁动对于母亲来说,是万般的不情愿,奈何县城的城市规划建设永远都是占理的,他们说要改造县城面貌的时候,你不搬也得搬,而且搬迟了,补偿款的比例还会越来越少。母亲说,都七老八十了,这挪来挪去的,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但说归说,行动上可不能耍赖。于是,在搬迁令下达具体搬迁期限之前,提前做好搬家的准备则是必须的。
  其实在那所旧居里,并没有珍藏着什么宝贝,而且那房子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修建的,属于个户人居与单位办公混杂的旧式楼房,拢共面积也只有八十来个平方米。那房子是父亲在世的时候用积攒多年的积蓄买的,在房间间数不多的情况下,还分出了两间作为弟弟娶亲的新房和在他有了孩子之后给孩子住,因此多年来,弟弟一家也一直挤在旧居里,让本来就不宽大的房屋越来越显得狭窄而芜杂。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搬一次家无异于进行一场艰苦卓绝的“革命运动”。且不说这“搬”字的含义不仅仅只是搬出,还得有一个搬进的新方向吧,而这“新方向”不会有天上掉馅饼那样的美事,还得自己花钱另购安居之所后,方能完成这场“革命”的前奏。在这里,请不要在臆想中祝福我母亲和弟弟有什么“乔迁之喜”,这搬家的辛酸和苦恼,只有经历过的当事人自己能体会,这“喜”字何来真正的由衷?故而请求您不道不贺也罢。
  既然确定是必须要在母亲晚年的境况里,让她再颠沛流离一次,在政府部门人性化的不催不赶的限令下达之前,我们还是得自发地显出“配合”的姿态。于是,最近以来,几乎每天都要光临一回旧居那里,学“蚂蚁搬家”的方式,一天搬走一点旧居里的可用之物,免得在限令真正下达时,搞忙搞慌地乱作一团,那样既累又无序,肯定够呛。
  不怕人笑话,如果您能陪我去参观旧居,还真是寒酸得不好意思请您进屋。父亲在世的时候,一生都穷于治学他的医药专业,尤其是在中草药方面的研究,早已经将那所房子变成了他的“研究室”和书屋,满屋子除了医药专业书籍和中草药标本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事还有再搬走珍藏的价值。关于这些,我曾在《小楼昨夜又东风》(http://www.xiangyunwxw.com/short/short-10/6466/)一文中提到过。没错,这所旧居,就是《小》文中那所屋子。而今,这所两篇文章都提到过的房子,将彻底要被连根拔掉了,从情感上来说,母亲也好,我和弟弟也罢,在这所老屋子里发生过的一切,未来都只能去记忆的抽屉里翻找了。
  在收集整理房间内,且多数是属于父亲遗物的物事时候,我从一个书橱的角落,翻得了几本旧相册——它们约莫十六开本书籍那么大,黑色的硬壳封面、封底,内开页也是黑色的牛皮纸,在每两页内开之间,夹页着同等大小的白色透明圣经纸,每一页黑色牛皮纸上,按照相片的大小于四角之处牢牢地粘贴着三角形角卡,每四个角卡之间都卡有一张黑白旧照片。当然,也有算是“彩色”的照片,只是这样的彩色照片不是现在这样子的自然本色,而是像油画一样,估计是当时的摄影师用什么特殊的药水或技术给显影“绘”成的,那彩色很不协调自然。这些照片,有些比我的年龄还“大”,是父亲、母亲成家之后的“影像志”,是他们爱情、婚姻及生活的“备忘录”,是他们相濡以沫的时间见证。在这些照片中,我找到了几张从襁褓中到念初中时期的我——从小不点的胖嘟嘟到抽条似的“瘦精精”,再到有些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吊儿郎当——原来我的少年竟然这般丰富多彩,但却很是不忍看,尤其有张我的脑袋很小、两扇耳朵却不成比例地很大的照片,让我有些像电影《指环王》中的“咕噜”形象,简直难看得要死。看到这些关于我的旧照片,顿时穆然:惜多少少年花事早眠于旧巷,太多的趣事轶闻连“依稀恍惚”的梦境都成了艰难,果真是岁月如刀,阉割了无数韶光,而今只能借曾经留下的某些旧物来提示一二,才会幡然般地略微记起些当年情节。
  在一本相册中,开头三篇就有三张如我上面所说的那种“彩照”。三张照片大抵有三十二开本书籍那么大,每一张都独立占着一个相册的内页,照片上虽然没有注明拍摄的日期,但根据照片中人物的着装、表情、背景等信息,可以判断是在同一天所摄。一张是父亲和母亲的合影,另两张是父亲、母亲的单人照。照片中,他们所反映出来的年龄,大约应该在二十来岁左右,或者就是他们当年的结婚照,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照这组照片的时候,我还在爪哇国旅行吧。照片中的父亲、母亲都穿着绿色的、没有领章的军装,父亲还戴着一顶没有帽徽的军帽——其实父亲是当过兵的,估计照这相的当时,他已经退伍复员,故而照相着装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军装配饰行头了。当然,他们照相那时代,是举国上下心一片红、装一片绿的大环境形势,这样的绿色着装该是那个时代的时尚吧。
  父亲已经走了快五年了,在这我不想再来过多地提到他,以免被母亲读到此文之后,让她又平添几多念与哀愁,本来这搬家就已经纠葛了她许多乱绪,怎忍再给她的心来一场雪上加霜呢?尽管照片的彩色十分奇葩,但却很清晰,把母亲衬得俨然是邻家大姐,年轻毫无遮拦地写在她的脸上,微微一笑很倾城,十足是那时代的大美人。有句当时形容美女发型的谚语是这样说的:“上海的摩登头,搽得有万金油”,虽然我对“摩登头”、“万金油”的概念不甚明了,而且母亲在那时候并不曾去过上海,但从字面上来想象,那“摩登头”应该属于当时较为时髦的发型了,而“万金油”则是一种抹在头发上的油质护发素,大概因这种发型最早源于上海,便有了这句代表当时时尚的谚语。
  母亲单人照的那张,是近镜头下的半身照。她微微向左倾斜的身体,更加衬托出婀娜而丰满的身体轮廓,从颈口的翻领处,可看见内着的毛衣,毛衣的颜色不知是原有的本色?还是被摄影师“绘”成的色调?总之是那种略显赭色的深红。她的脸在“摩登头”发型的掩饰之下,圆圆的,光光洁洁的,显得细腻而柔和。颊堤上,左岸是胭色的芳菲,右岸是脂色的迷离,更衬梨涡浅笑,映出花月调儿,格外生发诗意。还有眉宇间透出的妩媚与娇羞,一如她时至今日还保持着的亲善样子。她那唇儿一定也被摄影师用同样的技术描色了一下,浅浅地泛出嫣色,像是从下巴托萼出的两片虹,微微翘,稍稍弯,恰好映出天高云淡般的温煦,迷人得忘乎所以。最显出可爱神情的是,从这两片微噏半合的“虹”间,露出母亲一瓣瓷白的牙齿,虽不是虎牙,但母亲却用她“撕咬”和饕餮过岁月中的酸甜苦辣,咀嚼了近七十年来的知味人生。
  听母亲说过,她出生于一个会酿酒的“中农”家庭,但在文革期间被打成了“地主”、“资产阶级”,小时候的她见多了外公、外婆被造反派捉去“斗地主”遭遇,这种“斗地主”的方式可不是现而今的纸牌游戏,弄不好会死人的。后来酒坊被抄了,外公也在母亲刚刚怀上我的时候,就因被扣着“地主”的帽子而常常挨批斗,最终含恨离开了人世——关于外公、外婆的故事,我在《我的外婆“90”后》(http://www.xiangyunwxw.com/short/short-28/13518/)一文中另有记述——我曾经想过,不管是“中农”也好,还是“地主”也罢,按照母亲的出身,用现在的话来说,都应该属于“白富美”一族吧,可从她这几张照片上,以及我所知道的,她与父亲婚后的生活情形所反映出来的信息来看,母亲似乎没有“富”的底子,倒是“白”、“美”得出类拔萃。非是我一定要“儿不嫌母丑”地吹捧,即便现在母亲快七十岁了,她依然像是被“冻龄”了的时间美人,风韵犹存、风采依旧。
  奈何流光容易把人抛,无情岁月总会蹉跎世间人事,在夸母亲容颜“冻龄”的时候,我的内心情绪终究难免有些许的感伤。就如同这几本相册,无论保存得怎样小心翼翼,终究会日渐残旧。近年来,母亲的身体渐渐出了些健康状况,照片中所见的那瓣瓷白的牙也有了松动的迹象,当年透出妩媚与娇羞的眉宇旁侧,不经意地游过了几条鱼尾纹。还有那两片“虹”,光泽在散,在淡,在慢慢地变作古璜,失却了原有的骄傲。芳菲的堤颊,也不见了莺歌燕舞,徒剩杨柳岸晓风残月,果真成为良辰好景虚设,不复当年的精彩。但是梨涡还在,被霜染的“摩登头”还在,那份天高云淡的温煦也还在。尤其,她后来因有了我和弟弟、妹妹,又添上了她温婉细腻的慈性,像是被烙在身心上一样,一直深浓地存在。
  对于母亲,我最大的不孝是没有学会驻颜术,也没有去《西游记》里做一名小妖,不然捉来唐僧煲碗长生不老汤给她喝。不得不承认,岁月很无情,母亲被这样的无情摧残着,以至于她会老、会衰败,并且恐怕她这已经逐渐抱恙的身体也会愈来愈严重,像旧居某个屋角不知何时被蜘蛛盘成的丝,积淀些碎时光的模样,偶有风来,便颤颤巍巍地摇曳,不胜柔弱地凄怜。母亲哦,恕长子无能,而今连一爿旧居的颜色都终将无法替您保存,不知他年之后您若再想起,可否能有一张如同这些相册中的照片,供您细细翻阅?
  情绪是盏隔夜的茶,酽浓的愁感凉着也变味着。每个人都一样,人生中最无奈的情绪是怀旧,一旦怀上了,就如同在心尖上爬着一些虫子,痒痒的,酥酥的,甚至有种被撕咬般的疼痛。母亲老了,时光赠予她的已没有更多的馥郁与葱茏,惟剩怀旧成为她每天的精神膳食,少食多餐地以兹营养。就像这旧居,她不愿搬离,因了满屋子里塞着她熟悉的气息,尽管细碎而残旧,但终是她的生活,她不想删除这样的源自生活的点滴。还有,那些旧照片,约是她的人生传记,每一张都笺满记忆,记载着她年轻过、优雅过、幸福过。
  但是生命如花,每一朵都应该选择向阳而生,为此,我只能用怯怯的心扉去安抚母亲——生活要继续,并且要朝着更好、更精彩的方向继续,所以妈妈,我们得接受搬家,让您的夕阳不仅仅只照在山谷,还应该去照耀山头……
  • 文友舒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00:23:35给您送了鲜花1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04:57:3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烟雨濛濛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07:07:1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樱花如雪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14:56:33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18:55:08给您送了鲜花10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21:02:32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21:02:42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21:03:2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淡风清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3 22:45:47给您送了鲜花20
  • 文友雪竹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4 11:22:25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