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普通推荐杜鹃花开女儿红文字大小:  

    

作者:青天牧羊   鲜花数:19朵   赠花      阅读:579   发表时间:2018-05-16 18:48:17  字数:3156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美文杜鹃花开女儿红!命题精彩,富有深意,也不乏新意!清明回家乡,见到杜鹃红,引发激情,巧妙的将眼前景物,家乡人物和在一起,引出十年前的回忆……情景交融,文笔精彩,叙事生动!此文通过审核,推出大家欣赏!【今日值班编辑:黄金山】

  
  清明,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那个令我魂牵梦萦又心存怨怼的村庄。老父坟前焚香叩拜,子欲养而亲不待,心中沉重而愧疚。唉,还是四处走走吧,我与这方山水的隔膜已经很久了。
  沿着平坦洁净的水泥路信步向观音寨的方向走去。观音寨是一座舒霍交界处的山峰,海拔并不高,也就六百多米的样子,然而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传说观音菩萨曾在此显灵,于是此地便成了观音仙山,只是即便观音在此也并没有改变这里的闭塞和贫穷。
  这是一个晴朗的上午,阳光很好,时有料峭的春风拂过,还是让人心生寒意。但山坎路旁不时冒出的一丛杜鹃,顿时让人眼前一亮。举目四望,起伏绵延的大山蓊郁苍茫,在层层绿树中奋力挤出身来的一株株杜鹃似一簇簇燃烧的火炬燃红了沉寂的大山。我不觉轻松起来,沉重的心忽而好像一只气球般轻飘起来,似乎想冲上天去,饱览我好久不见的家乡。
  转过一个山嘴,远远地看见一棵香椿树下,一个红衣妇女手举一顶草帽,口中念念有词。我很好奇疾步向她走去,到近前只见她草帽下遮着面纱,认不清是谁,便静静站在她身后,侧耳细听她在念叨什么——原来她正不停地重复一句话:“蜂王上,蜂王上……”
  这一幕何其熟悉!哦,我想起来了,记得儿时爷爷在世时也是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招安”野外的蜜蜂。春天,正是蜜蜂分笼的季节,新蜂王会带着自己忠实的臣民离开故国开疆拓土,在寻觅新国的过程中,它们“一窝蜂”地飞奔,这时发现它们的老农就会向它们不停地迎面抛沙,蜂群禁受不住强劲“沙尘暴”的袭击,不得不就近迫降,或附在树干上,或聚在土坎边。人们就近找来一顶草帽,在帽顶放上蜂蜜或者白糖之类,将草帽悬于蜂群之上,擒贼先擒王,这时只需将蜂王先轻轻移到帽顶上,她的臣民们便会唯蜂首是瞻,一顿饭的功夫,招安大计便可大功告成。只是这样的场景我只在儿时见过,不见已有好久了。
  正当我神游之际,那个红衣妇女摘掉草帽掀开面纱,面带惊喜地说:“哟,彭老师呀,什么时候回来的?”定睛一看,原来是我的发小宗久的老婆桂芝(我曾有幸做过她的大女儿翡翠两年初中老师)。多年不见,桂芝身体微微有些发胖,皮肤很好白中泛红,笑脸上写满阳光和自信。
  但我记忆中的桂芝不是这样的。二十多年前,宗久母亲早逝,家徒四壁,父亲带着他和妹妹艰难度日。桂芝过门后,夫妻俩勤俭发狠,不几年就将茅草房翻成了三间大瓦房。日子慢慢有声有色起来,可是桂芝高兴不起来,因为接连生了两个女孩。她觉得老父和邻居看她的眼光有些异样,这让她很不快乐,面黄肌瘦的她总是寡言少语。
  大约十年前的一天早上,天还没亮,宗久骑着摩托车去镇上赶早市卖茶,被一辆收茶的小货车逼到了桥边,然后连人带车翻到了桥下,肇事者逃之夭夭。幸亏当地村民及时救助将他送往医院。命保住了,可是后果很严重,脑部受伤很长时间连说话都困难,更不用说出力干活了。为给宗久治疗,本就贫困的家雪上加霜欠下巨债。服侍老人,照顾丈夫,抚育孩子,家庭的重担顷刻间全部压到了桂芝这个羸弱的女人身上。一次,我走山路回家探望父母,在石门遇到她扛着两根毛竹跌跌撞撞地向山下滑去,而当时天上正下着秋雨……
  “哦,我是今天一早从县城赶到这里的。恭喜你发财啊!”我由衷替她高兴。“哈哈,这是我今年在野外收的第二笼蜜蜂了。这几年乡下环保做的好,几乎家家养蜂,所以春天蜜蜂分笼多偷跑的也多。”桂芝举了举手中加长的“草帽”,兴奋地说,“现在土蜂蜜抢手得很呢,将近200元一斤还难买呢。走,正好我蜜蜂收好了。吃午饭时间到了,到我家吃饭。”她不容拒绝地让我随她一起向她家中走去。
  几分钟就到了她家,两层小洋楼干净整洁,堂屋中堂两边贴满她两个女儿不同时期的奖状。她给我倒了一杯茶,笑着说:“这是我今年新采的明前茶——正宗的霍山黄芽,纯天然无公害,绿色环保。你尝尝看。”我笑着应她:“你这是在打广告吗?”她莞尔一笑:“乡村干部就是这么宣传的。”揭开杯盖,一股浓郁的兰花香沁入心怀,我情不自禁地大声赞美:“真香啊!有兰花的味道。”桂芝说:“可不是吗。这几年政府大力提倡保护原生态,不允许私挖兰花杜鹃,我家茶地旁边就有很多兰花杜鹃呢,这些茶树儿自然沾了兰花杜鹃的香气了。”
  桂芝一边准备午饭,一边和我聊天,我很关心的是她的两个女儿现在怎样了。桂芝见我问起她的两个女儿,顿时坐到我的近旁,有些激动地说:“我的两个女儿很争气!大女儿翡翠合工大研究生毕业后,现在杭州一家证券公司上班,去年光年终奖就得了18万呢。小女儿明玉今年刚刚考上了南京医科大学的研究生,秋季就要入学了。”讲到这里,她的眼眶竟有些湿润。我由衷地说:“恭喜你!你两个女儿很优秀,与你的培养分不开。你很了不起!”她有些哽咽地说:“是哦,宗久受伤生病的那些年,真难啊!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好在我遇到了很多好心人。不光有亲朋好友帮我,乡里村里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我有些好奇:“乡村怎么帮你?”“宗久受伤生病,大病救助解决了大部分药费,乡民政办特批了补助款,村里年终还给了慰问金。大女儿上大学那年没钱,乡里开通绿色通道给我办了无息贷款。说真话,要不是党和政府的关怀,那两年那么艰难我怎么挺得过来哟。”她眼含泪花,我也不由得深受感动。“现在好了,苦尽甘来!”桂芝又继续烧锅做饭,说道,“宗久现在身体恢复得和以前差不多了,又出去包了工程。这个楼房是四年前盖起来的,你看还行吧?”桂芝说到这里,拭了拭眼睛又笑了,笑容中是满满的自豪和喜悦。“岂止是行啊,简直是太好了。房子盖起来了,女儿也出息了,你要好好享福了。”我由衷地祝贺她。“享福还早哟。但我现在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恶忙了。你看现在山头上路好了,茶贵了,就这一个茶季我在家摘摘茶,收入也蛮好的。”她满面红光滔滔不绝地说着,“现在政府又开发旅游,县文化旅游局还在观音寨顶修了观光平台,你还没看过吧,等下吃了饭,我陪你去看看。”
  不大一会儿,一桌农家风味的美味佳肴就摆上了桌。桂芝又拿来一瓶“女儿红”很自豪地对我说:“这是我大女儿从杭州带回的绍兴老酒,味道好着呢,你尝尝吧。”我拗不过她,喝了一小杯,果然好酒!与其说我是在品尝美酒,不如说我是在品味桂芝的幸福生活。
  吃完饭,桂芝带我沿着蜿蜒的小道登上了观音寨顶观光平台。嚯!眼前的景观让人震撼——头顶是无边湛蓝的天空,脚下是起伏绵延的群山,舒霍六岳无限风光尽收眼底,大别山的辽阔和壮美令人赞叹。春风拂面,心旷神怡。俯瞰四周,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乡村公路,奔流不息的山溪河流,犹如一根根大动脉小血管,日夜不停源源不断地给家乡以强劲的动力。低矮的土房几乎不见,掩映在绿树中的是一幢幢造型各异的洋楼;细如羊肠的山间小道也升级为了宽阔平坦的水泥路;成片成片的毛竹林、碧绿整齐的茶谷随处可见……
  平台上游目骋怀,思接千载,不禁念天地之悠悠,叹变化之迅疾。正当我欲发感慨时,桂芝又介绍道:“自从有了这个观光平台,天天都有来游玩的人。游客离开时,往往会带一些土特产回去,什么竹笋啊、茶叶啊、木耳啊、土鸡蛋啊、土蜂蜜啊……隔壁红菊家办了个生态养殖场,生意要多好有多好呢。”她顿了顿,又说:“不光有个人来,还有组团来的,画家团来写生,作家团来采风…….”桂芝如数家珍俨然一个地道的导游。
  聆听桂芝的介绍,欣赏眼前的锦绣河山,陶潜的诗句蓦地涌上心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或许,我将在这里择一处山野,搭几间茅屋,饮山泉品香茗,啖粗粮赏美景,登高望远,吟诗抒怀。这里才是我最终的归宿。故乡啊,倦飞的鸟儿终将栖息在你的怀里,和你融为一体。
  这时,我看见一身红衣的桂芝正兴奋地摆着pose玩着自拍。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红衣pose……一切都是最美的样子。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6 18:49:02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