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童趣拾轶之滚铁环文字大小:  

    

作者:郁李仁   鲜花数:114朵   赠花      阅读:1275   发表时间:2018-05-19 12:41:38  字数:3559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富有童年生活的天真美文。人老了最爱回忆童年的美好时光,固有“返老还童”的佳话。作家这篇散文独具风格,选材精巧而真实,富有童真童趣,读来勾起我们对自我童年的回忆,文章感染人,就是有了效应。读小学的年代,学校没有固定校址,四处搬迁,就像滚铁环一样的转悠。我们那时也是一样,先是在地主大院,接着在村干部屋里,后来在茅棚里,也是滚动的“铁环”。但是作家还是很有福气,终于还是从“落水孔”“黑神庙”到了一个带“洋”字的好镇。还在那里通过自己的善于“捡”,而玩上了高级的铁环,榨油箍就是好东西,那种铁环就能玩出档次,玩出童年的格调。所以引得同学羡慕,个个效仿。但是都去“玩”那种铁环,当然就会遭到油炸房的反对,引出麻烦,逼迫你收手,还是玩自己的竹子圈圈环。玩铁环玩出了人生的警示,显得就跟不一般了,文章的主题也就凸显而出!好文大家赏!通过审查很精彩,推出大家都来读读,都来回忆一下自己的童年!问好作家!(编辑:黄金山)【文章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2百】【湘韵精品推荐180519第6949号】

  如果有人问我少时读书的经历,我自认为可以用“颠沛流离”这个词来形容。就说上小学吧,我读书那时代小学只需要上完五年级即可毕业,可就是这短短的五年,我小学的校址却变迁过多次。
  我是在不到七岁的时候,在乡下老家报名上学的,那时候乡下学校没有设置幼儿园,到了该入学的年龄,直接报名就上一年级。当时的校址就在老家的后头山坡上,离祖屋仅仅相距七、八百米。记得那时的书学费只有四十来元,不过也相当于爸爸当时一个月的工资了。依稀记得我人生中的第一任班主任名叫左永权,教语文科的,后来因为超生了孩子,被辞退了教师工作而回家务农,从此我便失却了与他的消息,如今近四十年过去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呢?这个校址现在都还在,不过在岁月的流转中,它先后经历小学——初中——农中(高中部)——幼儿园等“身份”的变更,现在已经不再作为教育的用途了,前些日子回到老家去了那儿看看,只见大门上挂着的却是某某公司的牌子,彻底将我的启蒙学校变成了商业化的办公区。这就是时代于人心中横竖生起的“梗”,纵使情结还在,但现实况味却让人觉得“物是人非事事休”。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由于原校址教学楼的扩建维修,一二年级的学生被就近安排到学校附近的农家堂屋借“教室”,而我的“教室”被搬移到堂伯家的堂屋。堂伯家就在我二叔家的房后,算得上出了祖屋,穿过二叔家的屋檐下,我就到了上课的地方。当时上下课的“钟声”,是左老师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个汽车轮毂,将它用粗铁丝悬空挂在一根房椽下,到点时就用铁锤敲击它发出悦耳的钢声,方圆数公里之外都能听见。所以那时候我上课从来不会迟到,听到左老师敲钟了再从祖屋里跑去“教室”都来得及。
  上三年级第一学期的时候,我再一次经历校址搬迁。由于上一年级的校址维修好之后,学校升级为初中部,那么小学部的校址就整体搬迁到地名叫做“落水孔”的“黑神庙”,也就是现在从印江县城上杭瑞高速的收费站处。一听到“落水孔”、“黑神庙”这样的地名儿,不知怎的,总有种惊悚的感觉,觉得在这种地方建学校,先就有了几分“少儿不宜”的恐惧感。听老一辈人说,“落水孔”那里原来有一个天坑,解放前曾是用来将犯人扔下去服罪的地方,里面的冤魂野鬼自是不少,因那坑底的流水声总似冤魂在哭泣,人们为了“辟邪”,后来便在“落水孔”附近修建了一座庙,可能是因为那些死神都不是正常死亡的,所以为了镇住他们,庙子的名字就叫了“黑神庙”,“文革”期间为了“破四旧”,“黑神庙”被拆除。不知道是哪位当时的头头脑壳被门给夹糊涂了,居然把这样的地方选为校址——说句恨得咬牙切齿的话,我至今的胆子都还是怕神怕鬼的,估计就是当年他选的这个校址,把我这株“祖国的花朵”早期就吓成这样了,并从此落下了“后遗症”。
  记得校址刚搬到“黑神庙”时,学校四周都杂草丛生,建筑垃圾无序扔着,老师就号召学生们每天去学校都得带上锄头、撮箕之类的农具,利用课间时间全校师生齐动手,整饬学校环境。我们班级在平整操场时,还发生过一起“流血事件”,一名同学不慎用锄头将另一名蹲着身子拔草的同学脑袋挖了好大一条口子,也算被挖的同学命大,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总算痊愈。当时我们的班主任已经换成了一位姓张的老师,据说他怕被问责,主动承担了受伤学生的全部治疗费用——也是,都还是上三年级的孩子,个头还没有锄把高,你老师就让他们干挥舞锄头的活路,不伤人伤己才怪。
  “黑神庙”这个校址也没维持几年就又荒废了,重新搬回我刚上小学的老校址,据说是设在那里的初中部又被废除,故让“黑神庙”小学再搬迁回去。不过此时我已经转学去了下文即将提到的地方,不再在老家读书了,关于老家上学的故事,就此戛然而止。直到2000年左右,“黑神庙”校址及其周围偌大一块地方被圈来修建高速路的出入站口和收费点,从此这个校址连遗址都没了踪影。
  三年级的第二学期,我从“黑神庙”小学转学去了父母工作的洋溪镇(当时叫“区”),也从此告别我和奶奶祖孙相依的生活——因为妈妈之前在贵阳修文县做的是广播播音工作,不方便带孩子,只怕孩子的哭闹声会从广播里播出,在那个“又红又专”的时代,播音员要是犯下了这样的错误,那可是要被无产阶级专政的。我是从几个月大的襁褓中就由奶奶带着,直到上小学三年级的此时,爸爸设法将妈妈从修文调到洋溪粮站之后,我才转学去到了他们的身边。可以这样说,从出生后到长到十岁左右,这是我第一次与爸妈团聚。
  到了洋溪镇,校址继续是“颠沛流离”着。当时洋溪小学选址在一个叫做“小寨”的山头上,我转学去的时候尚处于在建中,从三年级第二学期到四年级第一学期,我是在“小寨”山下一卢姓人家的堂屋里念的,直到四年级第二学期小学教学楼落成之后,才总算有了一个固定的学习环境。
  孩子的世界永远是善良纯净的,不会有长时间的地域性生疏感。我转学去了那里之后,很快便与那里的“土著”同学建立起了良好的友谊,较快地融入了他们的“组织生活”。当时的孩子们往往上学是三五个相邀成群结伴而去,但是放学之后则是一窝蜂地呼啦啦地“结队”往家跑,多数孩子往返学校大约都是要走两公里左右的公路,这就为我们接下来风靡玩着的一个玩具创造了条件。
  一个姓徐的小伙伴有一天滚着一个用竹篾圈成的环到学校,利用课间时候在操场里推着飞跑,一下子吸引了同学们的眼球,都向他央求给自己玩玩。他也很大方,轮流给同学们玩了几次。我看他那个竹篾环,像极了我在老家看到的那种二叔用来箍木桶或木甄的篾条环,只不过略微比我看见的稍大一些。徐同学在一根齐自己肩头稍矮的竹棍的一端,绑上一个用粗铁丝弯成的矩形钩子,玩的时候一手握着带钩的棍子,一手扶着竹篾环,稍稍往前推送,那竹篾环就在钩子中转动起来,无须用多大的推送力,只要掌握好跑动的速度,竹篾环是不会倒下的。当然,当滚环到下坡路面上,人的速度要是跟不上了环的滚动速度,那就得赶紧用那钩子把环勾住,谨防它“刹车失灵”而往前乱跑。
  受到徐同学的启发,后来班上许多男同学都设法从家里找到类似的环形物件,不约而同地拥有了自己的环形“跑车”——有用粗铁丝圈成的,有从自家木桶上取下来的篾条环,甚至还有不知从哪儿弄到的那种实心的玩具车车轮,这种实心的车轮看起来倒是“洋派”,可是因为有些笨重,往往玩的人滚不了几圈,拿带钩棍子的手腕就会酸疼,而且遇着下坡路的地面,一旦轮子飞跑起来,钩子都没法将它勾住,只能直接用棍子将轮子撂倒。
  妈妈从修文调到洋溪的时候,已经改行到洋溪粮站工作。那时候的粮站有个菜籽油加工厂,加工厂在榨油的时候,会用一些稻草将炒熟并打成粉的菜籽包裹起来,然后用专门的铁圈把包着菜籽粉的稻草包箍着,再将它们上“榨”,最后加压榨出油脂。那箍稻草包的铁圈直径约一个脸盆大,宽约成人无名指末节大小,厚度有一厘米左右,每个铁圈的重量在200—250克之间,扔在地上,会发出铿锵的金属声。自从同学们都风靡玩上滚环的玩具之后,我的目光,便觊觎上了菜油加工厂的箍油铁圈。
  经过几次“踩点侦察”,我发现菜油加工厂的窗户即使在工人下班后都是开着的,这主要是为了散发炒菜籽后留存于房内的余热。这可是天赐良机啊,尽管那窗户离地面较高,我也打起了鬼主意。一天晚饭后,我邀约几个粮站里的孩子去那窗户下玩皮球,故意将小伙伴的皮球从开着的窗户扔了进去,然后装着去替他捡球,名正言顺地扛来一架木梯,从那窗户翻了进去。后来球倒是被我捡来了,但是出来窗户的我,顺带也“捡”出了一个铁圈。
  有了这个“硬家伙”,我在同学中的“声望”顿时加分了不少,相比那些竹篾环、铁丝环,我这铁圈环更具“奢华”,因为滚动它的时候,能在地面上发出悦耳的声音,老远都能感受到运动的活力。我每天都滚着它往返于学校,从家到学校这两公里的距离因“驾”着铁环奔跑,瞬间就到达,既不会上课迟到,又回家不会晚归,同时还锻炼了身体,这份天真烂漫的趣味,N多年过后都还深深回味。
  可惜后来好景不长,大约是因为“见财起意”,许多同学在知道我的铁环来历之后,也次第踅进粮站的菜油加工厂,终是因为那些箍油的铁圈越来越少,引起了加工厂管理人员的注意,他把这一情况向站长做了反应,然后站长找到了学校,通过几方面的协查,确定了以我为首的去粮站“捡”铁圈的“团伙”,最后在只要交出铁环,就不受处分的“威逼利诱”之下,我心爱的铁环只好乖乖上缴,“得而复失”地物归原主。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我在“颠沛流离”的上学过程中,假使因了“捡”这个铁环而顺手了,以后再恣意地去“捡”其他物事,也许现在“捡”得的恐怕不仅仅只有箍油的铁圈,还会有“箍”住手脚的手铐、脚镣吧——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吗?“少年偷针,大了偷金”。幸好啊,当年我“刹车”得及时,没有为这段“童趣拾轶”做出遗憾终生的错事。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9 12:42:25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荷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9 15:28:2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烟雨濛濛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9 18:58:41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9 19:00:49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9 22:07:07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淡风清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5-19 23:31:00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