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拾秋文字大小:  

    

作者:高永清   鲜花数:66朵   赠花      阅读:1635   发表时间:2018-10-08 11:55:27  字数:5870   评论: [A]

【编者按】本文已通过审核,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湘韵精品推荐181008第7255号】

  北方秋季,天高云淡。微微的秋风吹走了夏季的酷热,送来了舒适的凉爽。山岗上,田野里,金灿灿的谷穗,沉甸甸地弯在枝头,秋风拂过,掀起一阵阵金色的波浪。红红的高粱,张开笑脸,形成一片片火红的涟漪。还有那玉米大豆、花生芝麻……各种庄稼水果的馨香,汇集在一起,被温柔的秋风一吹,吹入了人们的心田,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仲秋前后,收秋开始了。太阳还没露头,东方仅仅现出鱼肚白,农民们便早早起来,在生产队长的带领下,拿着镰刀农具,担着箩筐,赶着马车、牛车,走上山岗,步入田野,开始井然有序地收割各种庄稼。那个年代,人们生活比较贫穷,农具也比较落后,还没有机械化收割机等装备。那时候,童年的我,还在县城读小学。我们没有暑假,却有秋假一个月,与现在不一样。
  地里的庄稼长得很喜人,也很诱人。可除了上交公粮外,分到老百姓手里却寥寥无几,大部分也是粗粮,就是每天喝糊糊,怕是一年也难吃下来,人们便视粮食为宝。秋收开始后,失去较强劳动能力的一些老人与孩童,就来到收割完的田地里,似捡金银一般,一穗一颗地捡拾遗漏下的粮食作物,以贴补家用。于是,在我们那里,便有了拾秋这一说。我们这些孩童也便加入了这个拾秋行列。
  秋假一放,我们这些左邻右舍的孩童们,把作业留在晚上,白天,便相约一起到庄稼地里拾秋去。
  秋假的第二天晨曦,太阳刚露头,我们十多个岁数不等的孩童,有男孩,有女孩。大家都拿着不大的篮子或各式各样的布袋子,按照约定时间,在胡同口集合。然后,我们这些孩童嘴里喊着唐朝诗人李绅的诗词:“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迎着舒适和煦的秋风,踏着乱七八糟的步伐,在金灿灿的阳光照耀下,便向城外不远的西山出发了。
  十多分钟后,我们便出了城,在城外的不远处,有一个很大的打麦场。地面是夯实的很平整的土地面。在夏天时,用很原始的方法,将收割回来的麦子平铺在打麦场地上,把马或骡子毛驴的眼睛蒙上,屁股上挂着一个粪兜子。拉着一个很重的沙石碾子,由人指挥着,一圈一圈地碾压,然后,再把碾过的麦子汇集在一起,在有风的时候,用硕大的木铲子,铲起麦子,往高处一抛,经风一吹,麦子与麦糠便分家了,麦粒几乎在原地落下,麦糠则被风吹到了一边。然后,再一遍又一遍地碾压,一次又一次地高抛,最后,剩下的就全是麦粒了。从中可以看出,从种到收,每一粒麦子来的多么不容易。
  秋风已经把夏天吹走,现在是金秋,只见打麦场上堆放的全是刚收割回来的玉米、高粱、大豆等农作物,一眼望去,一个又一个金灿灿的玉米垛子,一堆又一堆红火火的高粱垛子,好看极了。打麦场边,盖有一间土坯房屋,里面住着两个看秋的。我们这一群孩童,继续往前走着,映入眼帘的是,山下的农作物依然在蓬勃地生长着,还没收割。这到那里去捡拾啊?正在不知所措时,巧遇一老农,他善意地告诉我们说:“山上日照强,农作物成熟的快,队里安排从远到近收割,你们去后山吧。”我们便沿着山道前行。行至半山,已感觉有点累。看着山顶,落着许多片片白云,看过《西游记》的我们,心中便生出一种奇思妙想,到了山顶,一定要扯下一块白云,然后,站在上面,象孙猴子那样,腾云驾雾,想去那里就去那里,又快又省时。孩童毕竟是孩童,当我们费力地登上山顶时,那白云不见了,伸直了眼睛看去,那片片白云又出现在前方更远的山顶。真是,我在走,白云也在走,且走的比我们快了许多。
  一个时辰后,我们来到后山,跑进一片收割后的空地,在地里寻找了一会,什么粮食也没有找到,只见到处堆放着高粱秆,原来这是一片高粱地,收割的真干净。我们这些孩童们不免有些垂头丧气。只好掉转身,又跑到另一片玉米地里,在那成堆成堆的玉米秆里翻找着,倒是小有收获,我捡到了两个不大一点的玉米棒子,赶忙放在布口袋里。其他孩童也有一点点收获。再找,什么也找不到了。
  这时候,我们看到山沟对面的庄稼地里,人们正在收割大豆。我们又穿越过山沟,到了那块地的边上。没有收割完庄稼,捡拾的人是不可以进地里的。我们这些孩童便乱哄哄地玩耍起来。待收割完大豆,看到大人们用马车或牛车把大豆拉走,收割的人们又去了别的地里。在地边上等待的老人和我们这些孩童,飞快地跑进地里,仔仔细细地开始捡拾,一个角落也不放过。大豆都在豆秆上,捡拾时直接捡豆秆就行了。这块地比较大,在这里,大家还是有收获的,我捡了一小捆。一个时辰后,再也捡拾不到了,于是,大家各自抱着捡拾到的豆秆,在附近,找到几块比较大的青石板,把豆秆放在上面,那大豆成熟了,皮和秆又干又脆,我们脱下鞋,用手拿着,啪啪啪地一阵乱打,霎时,那大豆便脱落下来,我们把秆拿去,双手捧起混在一起的大豆与皮,用嘴轻轻地一吹,豆皮被吹掉了,手里剩下的只有金灿灿的大豆了。大家高高兴兴地把大豆装进布袋子里。每当捡拾到一粒大豆或一穗玉米,就好象捡拾到金子一样珍贵,孩童们异常兴奋。
  稍事歇息,捡拾的老人孩童三五成群地又寻找别的庄稼地去了。我们四处张望着,突然,看到在我们刚才捡拾大豆地边的不远处,有一个老人拿着小锄头,在用力地刨着,孩童们都好奇地跑过去,这里野草丛生,乱石成堆。这老人在刨什么?难道地下有宝。于是,我禁不住问老人道:“大爷,你在刨什么?”老人听后,放下小锄头,笑了笑,说:“孩子们,你们不知道吧。刚才我看到有几只田鼠在这里进进出出,我断定,这个洞,一定是田鼠洞。”我不解地又问道:“就算是田鼠洞,你刨它有啥用?莫非田鼠肉也能吃?”老人说:“田鼠肉能不能吃,我不知道,反正咱们这里没有人吃田鼠肉。我刨这洞,做什么?你们这些娃娃们,等着瞧。好了,我要继续刨了。”话说到此,我们就站在那里,等着瞧吧。
  这老人很有信心地在用力刨洞,不时地,从洞中窜出几只田鼠,逃命去了。半个时辰后,刨出了一个又深又长的大洞。突然,老人大声喊道:“娃娃们,快来看。”孩童们都围了过来,伸长脖颈一看,咦,有意思,这是什么魔法,洞里,竟然有一大堆黄豆和玉米粒出现在我们面前。“看到了吧,这就是田鼠偷的庄稼,储藏在洞里,供它们在冬天食用,这洞里的粮食,至少也有四、五斤。”说完,老人把洞里的粮食装入了自己带的一个布口袋里。
  看到这情景,我不由地想,能找到这样几个田鼠洞,可比那在地里捡拾好多了。这样的拾秋,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忽然,有一孩童嚷嚷道:“大爷,前面那个青石板后面,有一个洞,洞口和你这锄头把子一样粗。”老人说:“你看见有田鼠出入吗?”那孩童说:“没看见。”老人有点疑惑地说:“那就不一定是田鼠洞。”那孩童胸有成竹地说:“肯定是。”说完,把老人放在一边的小锄头拿起,跑向了青石板后面。开始用力刨洞,我们与老人也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刚走到青石板后面,只见那个刨洞的孩童“哎呀”一声大叫,扔下锄头,掉头就跑。蓦然间,一条一米多长深褐色的大蛇,从被刨的洞口窜出,向那个孩童追去。我们这些孩童,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叫唤着乱跑起来。说时迟那时快,老人一个箭步冲上去,一下子抓住大蛇的尾巴,提起来,用力抖了起来。又拿起地上的锄头,把蛇头放在地上,咚地一声响,蛇头与蛇身分了家。老人把蛇身扔到乱草丛中。严肃地对我们说:“打蛇,就要打七寸,你们懂吗?孩子们,在这山上,可不敢乱挖乱跑,你们拾秋,也要注意安全。”
  仲秋时节,早晚凉爽,中午还有些燥热。老人对我们说:“孩子们,时间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们要切记注意安全啊!”我问道:“大爷,现在几点了。”老人看了看日头,说:“我也没表,不知道几点了,看这日头,怎么也有中午一点了。”说完老人扛着锄头,提着口袋,下山走了。
  这时候,我们的肚子也咕咕咕地叫起来。孩童们相跟着,往旁边的山沟走去。这个山沟里有一段路程,全是青石板路,沟的两边尽是青石板崖壁。在路边崖壁上有很多石洞,不知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更不知有何用途。我们时常到这里玩耍。不一会,我们到了沟里,找了个比较大一些的石洞,坐在里面,甚是凉爽舒适,拿出父母给我们带的干粮,也就是玉米面与豆皮混合起来蒸的窝窝头。我们大口吃起来。渴了,仰起头,把在洞顶上石头缝隙里滴答出来的水珠,接到嘴里,喝上一会。吃饱了,喝足了。我看了看孩童们,怎么才有八个人,少了四个男孩童。
  在洞里休息玩耍了一阵,我们准备要出发了,刚出洞口不远,看到少了的那四个孩童,他们身上都背着一大捆豆秆,气喘吁吁地向青石板路走来。只见他们把那齐整的豆秆,放在青石板上,脱下鞋,用力捶打起来。不一会,他们每个人的布口袋就装满了半口袋,足有十多斤。我看了看我们八个人的布口袋,每个人,也就有个一斤左右。我便问他们道:“你们怎么能捡拾到这么多这么齐整的豆秆。”他们诡秘地一笑,说:“我们在没有收割的大豆地里拔的。”我说:“你们就不怕让人给逮住吗?”他们说:“怕什么?大中午的,都回家吃饭去了,没人能看见。”我说:“那不好吧,你们这不是拾秋,是偷秋。”他们说:“管它是拾秋还是偷秋,进了自己口袋就是自己的。这就叫,胆大的吃饱肚,胆小的饿的哭。”说完,他们都哈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他们说:“我们四个人不去拾了,在这青石板洞里玩呀,你们回家时,过来叫上我们,咱们一块回家。”
  剩下的我们这八个孩童,大都胆小,从不敢做那偷鸡摸狗之事。我们又上了山,继续到那收割完的庄稼地里捡拾大豆玉米。
  孩童就是孩童,总免不了玩耍。在一个偏僻的山仡佬里的一块大豆地里捡拾时,不知从那里跑出来三只灰色的小野兔,在大豆地里乱跑,我们这几个孩童,不约而同地开始追逮起来,小野兔又跑到山上的荆棘丛里,我们也跟着在荆棘丛里仔细寻找。一会又看见一只,我们又追起来。到头来,小野兔跑的无影无踪了,我们什么也没逮着,白白地浪费了一个多小时。又捡拾了一会,耐不住寂寞,便拿出弹弓开始打鸟玩。或者到草丛中捉蚂蚱。一下午时间,有一半多尽是玩耍了。
  一抹夕阳快要落山了,我们几个孩童都看了看自己携带的布口袋,大都是捡拾了不到二斤豆子,三两个非常小的玉米棒子。看着一天的辛苦换来的却是一点点粮食,孩童们感到有些颓丧。从太阳刚露头到太阳落山,在山上整整奔波了一天,孩童们有些疲乏了。回家吧,明天再来拾秋吧。

  • 文友喜有此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08 12:00:55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08 21:08:29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08 21:08:59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09 12:30:39给您送了鲜花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