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原创首发】 普通推荐蒿草湖文字大小:  

    

作者:   鲜花数:2朵   赠花      阅读:614   发表时间:2018-10-10 17:32:03  字数:1563   评论: [A]

【编者按】审稿:楚浏湘

  时常会做这样一个梦。那是暑假,也许是寒假,假期快要结束了,却发现假期作业全没做,页页尽是空白的。焦急和慌乱,不知如何是好。醒过来,才发现是一场梦。醒来时,总是长舒一口气,原来是一场梦。
  儿时住的地方叫蒿草湖,却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一面湖。只有一个长方形的鱼塘,有足球场那么大。记忆中,也没看到过有多少的蒿草,也许只有老人们才知道蒿草湖的由来。蒿草湖有我童年生活中抹不去的记忆,假期的活动自然也与其不可割分开来。
  蒿草湖的水常年都是暗绿色的,水质并不是很好,却很适合种植莲藕。到了夏季,荷叶茂盛起来时,湖面变成了翠绿色。若是细心观察,偶尔会看到有的荷叶上蹲着一两只青蛙,翠绿色的青蛙。若是用石子扔它,眨眼间,它便已跳入石子划开的那圈涟漪中,再也寻不见。只有几尾鲫鱼摇摆着从远处慢悠悠地游来,以为是落入水中的是一餐美食。
  蒿草湖的中间有一座小岛,修建时从东边的窄桥上是可以走过去的。不过那座桥很早以前便拆掉了,好像是担心玩耍的孩子们落水,因为窄桥上没有栏杆。我始终没有去过那座小岛,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岛上是充满神秘的。从湖边眺望,岛上有很多长着类似芭蕉叶的植物,有一人多高,遮住了岛上的其它风景。听大人们说,岛上是一块苗圃,栽培了很多盆景花木,长成后再移到外面供人观赏。等我再问岛上有没有什么小动物时,大人们却笑了笑不再理会我了。
  蒿草湖边种着一圈小樟树,只有胳膊粗,双手用力能握住树干,刚刚好,松开后掌心发红,有点痛。秋季在树下散步,会踩到一些樟树上落下的小果子。用力摇一摇树干,会掉下许多来,有青色的,有黑色的。儿时常把这种小圆果当作弹弓的子弹,和伙伴们一起倚在湖边的石栏杆上,打青蛙,打冒出嘴巴的鱼儿。等到湖面满是向外扩散的水圈,再也没啥可打的了,便和伙伴们咕噜着,四处瞅瞅,然后把目标瞄向了树旁的路灯。没多久便是一地的玻璃碎片,有人来了就轰的一下子散开,逃得无影无踪。忽然间特别佩服起六岁儿子的勇气,每次家里发现什么坏事,他总会蹦出来得意洋洋,“是我干的,咋样?”。
  上小学时,我的家在蒿草湖的北边,学校在蒿草湖的南边,每天上学都要经过蒿草湖。上中学时,我家搬到了蒿草湖的南边,而中学在蒿草湖的北边,每天上学还是要经过蒿草湖。走着走着,十多年过去了。湖边的樟树已是碗口粗了,双手仍是可以握得过来,只是树皮的颜色深了点,掌心的皮肤粗了点。今日从湖边走过,仍看到满地的樟树果,踩上去发出砰呲砰呲的脆响声,却没有从前那种想要拾起的兴致。蒿草湖社区原是常德棉纺总厂的宿舍区,这些年厂房搬走了,宿舍也一直在搬迁。一路走来还是那些红砖砌的老房子,来来往往的人却是陌生的面孔。偶尔走过一个认识的,也只是似曾相识的感觉,对视了一眼便低着头赶路,没人去主动打招呼。
  蒿草湖的鱼是人工喂养的,平时不允许随意垂钓。不过既然池中有鱼,就免不了有些淘气的孩子偷着去钓,被人发现了就跑,即使捉住了也不能拿孩子怎样。不过有一年,工厂里组织钓鱼比赛,参加的人可真不少,只是不让小孩参加。听到这个消息着实让我兴奋了几日,虽然不能参加,但是看看热闹也非常有趣。过去了许多年,比赛那日的场景仍然记忆犹新。偌大的一个池塘,周边围满了人,有参赛的,有像我一样看热闹的。但凡谁钓上了一条大鱼,那里便会传来一阵欢呼,孩子们会风一般的冲了过去,然后聚在一起观看。你一句,我一句,好是热闹,却又不记得说了些什么。
  时过境迁,记忆如潮水般退去,只留下一些零星的碎片。回想起来,竟都是美好的。即便是想起些许的烦恼伤心事,经过岁月的沉淀,也是无比留念。就如此刻樟树下的落叶,静美深刻,秋风吹来,如梦般翻落至跟前,不忍踩踏。以至于我每听到儿子那句,“是我干的,咋样?”,一番说教过后,心中,笑得比他还要灿烂。
  
  2015年秋寻
  • 文友楚浏湘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10-10 17:34:25给您送了鲜花2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