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湘韵散文

文字大小:  

    

作者:楚浏湘   鲜花数:0朵   赠花      阅读:23561   发表时间:2014-11-12 12:04:34  字数:860   评论: [A]

【编者按】这是一篇用心声呼唤远方爱人的文章,采用书信体的方式,表达了对远方的她的思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爱与行进的方向,能够在人世间相遇相依,是种缘分,错过了,也就错过了,也许彼此只是对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就像作者说的,没有永远不败的花朵,也没有永远锋利的刀锋,一场相遇,既已分离,就成为彼此的过去。也许只有分开的时候,才明白内心真实的感受,爱还是不爱。如果爱自然还会回来,还会有相遇的那一天。信已写好,却无处可寄,就放在这里了,无论你来与不来。问候作者,一篇短小的文章,多位编辑来来去去看过,不知能否解读了你的心意,不当之处就谅解。感谢赐稿湘韵,祝你写愉快作。【编辑:田野】

  林姐说,给她写一封信吧。
  我说,这又何处能寄呢?
  林姐说,我和她联系上了,你呢?
  我说,她一直在,只是忽视了我不少于一千条的问询。
  林姐说,一定是生你气了,你一天嘻嘻哈哈的。
  我说,或许吧,只不过,就算我不嘻哈,她也不会再视我为依赖。
  林姐说,她现在成熟了。
  我说,这很好,这才是生活。
  林姐,我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我说,她无论是怎样的样子,我都喜欢。
  林姐说,但是她不一定喜欢你所有的样子。
  我说,我明白,她有她的方向……  
  是的,她有她的方向。当一个人将另一个人真正地为她忧心都视为懒得理睬的时候,那么我不得不学会明白:天空将不再有原来的彩虹!
  她柔弱着她的柔弱,我却替她伪装坚强——想象,她是健康的,她是快乐的,她是阳光与雨水织成的葱笼,会绽开出鲜花。
  一个月前,她说,我很好,勿念!但我看见了照片中她的憔悴与忧怨,那种隐晦着懊悔与无奈的憔悴,那种透出漠然与厌烦的忧怨,甚至饱含着蔑视,蔑视想象中我定然存在的花心。就像林姐说的那样:“你一天嘻嘻哈哈的”,要么是显得轻浮,要么是假装天真,以此招惹着花痴们的芳心顾盼。如同她现在也常去某个也是以嘻哈筑蝶巢、建蜂房的空间一样,繁花总能迷人眼。
  如果嘻哈是一种招摇,我选择这样的招摇去发泄情绪,在念想的时光里,以此激情,放纵刺痛心灵的孽光。或者,像我现在这样投身在那些虚拟的文章功名里,以字为囚,以墨为黥,戳一程发配,锁心前行,虚度着充沛的日子。等夜深人静再无人顾我的时候,我枕着思念入眠,梦里不知身是客,如此每天。
  人生是一场江湖,总有退隐的时候;岁月是一把屠刀,总有钝缺无力、生锈的时候;世上没有永恒的花开不败,冬尾会扫不见春头,尘碾残红,花事荼蘼,散尽篱园芳菲,散不尽心篱中的记得——往昔,我和她在此花前月下过!
  以此为信,寄往云深不知处——你看与不看,我都写在这里,不悲不喜,独自呢喃着孤单的呢喃:惟愿你好!直到我生命终竭的那一刻,才敢把对你的爱恋卸掉……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