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佳作鉴赏

精品推荐《鸿门宴》赏析文字大小:  

    

作者:闫连军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1301   发表时间:2018-04-08 20:12:23  字数:6391   评论: [A]

【编者按】《鸿门宴》是《史记.项羽本记》中的著名篇章,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和文学成就,“鸿门宴”一词已成为家喻户晓的历史典故,可见《史记》对后世的影响之深。这篇鉴赏文章从文章架构和人物形象塑造这两个大的方面对《鸿门宴》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赏析,鉴赏入微,分析至理,读后让人受益匪浅。【编辑:为爱守候】【湘韵精品推荐180409第6865号】

  《鸿门宴》选自《史记•项羽本纪》。
  《项羽本纪》是《史记》中,思想性和艺术性高度结合的典范之一。项羽是楚国贵族的后代。在陈胜、吴广的农民起义军迅猛发展、正待西行入关的时候,项羽随叔父项梁在吴(今江苏苏州市)起兵,策应了农民起义军。他屡经战阵,所向无敌,为推翻暴秦的统治,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后来在和刘邦争夺天下的斗争中惨遭失败。《项羽本纪》的作者司马迁用饱蘸个人感情的笔触,描写了项羽一生的经历,生动细致地刻画出这个失败的英雄富有个性的形象,既有深情的歌颂,也有充满惋惜之情的批评,但歌颂多于批评。全文最精彩的是“钜鹿之战”“鸿门宴”“垓下被围”三个故事。“钜鹿之战”的故事写当时身为楚军次将的项羽毅然杀掉观望徘徊的主将、卿子冠军宋义,引兵渡河,破釜沉舟,大破强大的秦军,解除了秦军对赵国钜鹿的包围,从而扭转了战局,赢得了诸侯军的拥戴,表现了项羽英勇和决断的性格;“垓下被围”的故事,写项羽最后失败时的“英雄末路”,表现了项羽豪爽、壮烈但没有自知之明的性格。《鸿门宴》则是其中第二个精彩的故事。当初,楚怀王与诸将约定,谁先入关中谁便可称王。刘邦先于项羽入关中,定咸阳,还军坝上,按约当可称王。项羽不服,攻破函谷关,驻军新丰(今临潼县东),准备进攻刘邦。这时刘邦的部队只有十万,而项羽则有四十万。因此,双方实力甚为悬殊。刘邦便用谋士张良的计策,在项羽面前表现出一副谦恭态度,亲自到新丰鸿门拜见项羽,申明“不敢背德”与项羽争王。项羽终于受了蒙骗,不听谋士范增的劝告,致使错过擒杀刘邦的良机,使刘邦得以逃脱,从而揭开了“楚汉之争”的序幕。
  《鸿门宴》的故事发生在公元前206年十二月。这是一个剑拔弩张、杀机毕露的“宴会”。作者让双方的主要人物上场,通过他们的言行,描绘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本文就集中地叙述了刘、项这两个集团这场斗争的经过,让我们进入文章,去欣赏里面精彩的故事。
  沛公军霸上,未得与项羽相见。(交代刘邦驻军地点)沛公左司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曰:“沛公欲王关中,使子婴为相,珍宝尽有之。”(刘邦集团内奸告密,挑起刘、项矛盾,是本文故事的起因)项羽大怒曰:“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项羽被激怒,发出进军令,气氛紧张。项羽妄自尊大、骄躁暴戾的性格一语托出)当是时,项羽兵四十万,在新丰鸿门;沛公兵十万,在霸上。(插叙刘、项兵力悬殊,说明刘邦处境的危急,为下文“鸿门宴”刘邦智斗作伏)范增说项羽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今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谋士范增的劝说,侧面说明刘邦胸有大志,进一步印证曹无伤的告密,更加激化项与刘的矛盾)吾令人望其气,皆为龙虎,成五采,此天子气也。(利用迷信,再激化矛盾,坚定项羽杀刘的信念)急击勿失!”(范增的劝说是火上浇油,使气氛更加紧张,范增的远见,为“鸿门宴”预伏了杀机)
  以上是第一段,叙述刘项矛盾的原因及两军对峙的形势。文章与项羽发怒、范增鼓动点出“鸿门宴”前的紧张局面及刘邦处境的危险。
  楚左尹项伯者,项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张良。(又引出项伯,此人与局势大有关系)张良是时从沛公,项伯乃夜驰之沛公军,私见张良,具告以事,(项羽集团内奸的告密,是刘邦得以应付“宴会”、转危为安的起点)欲呼张良与俱去,曰:“毋从俱死也。(项羽的叔父项伯,竟以私情泄密,可见项羽用人不当)”张良曰:“臣为韩王送沛公,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义,不可不语。”(前言范增为项羽设谋,此言张良为刘邦策划,相互映衬、对照,更使文章曲折、生动)良乃入,具告沛公。沛公大惊,(与前“项羽大怒”对应)曰:“为之奈何?(自度力弱,虚心求教,希望解脱困境)”张良曰:“谁为大王为此计者?”(原来张良也不知拒守函谷关之事)曰:“鲰生说我曰:‘拒关,毋内诸侯,秦地可尽王也。’故听之。”(点出事实,却不说出真实姓名,机智、远见。这本是他自己的愿望,却推诿他人)良曰:“料大王士卒足以当项王乎?”沛公默然,曰:“固不如也。且为之奈何?”(又一声“奈何”心中确实恐慌)张良曰:“请往谓项伯,言沛公不敢背项王也。”(张良献策,想通过项伯缓和和调解项、刘的矛盾)沛公曰:“君安与项伯有故?”张良曰:“秦时与臣游,项伯杀人,臣活之;今事有急,故幸来告良。”(以往交情深厚,故能借助其力)沛公曰:“孰与君少长?”良曰:“长于臣。”沛公曰:“君为我呼入,吾得兄事之。”(刘邦由“大惊”到“默然”,并一再追问“为之奈何”,充分表现了他惊恐不安和无可奈何的神态。项伯的到来,大可利用,这是关键人物,故应厚结,因而立刻做出“吾得兄事之”的决定,又充分表现他的机智和权变)张良出,要项伯。项伯即入见沛公。沛公奉卮酒为寿,约为婚姻,(进一步拉拢、利用)曰:“吾入关,秋毫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库,而待将军。所以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愿伯具言臣之不敢背德也。”(能言善辩,婉言开脱,满腹野心,说成一片忠心,刘邦的随机应变,数语间合盘托出)项伯许诺,(信从了刘邦的逢迎,放弃了“欲呼张良与俱去”的来意)谓沛公曰:“旦日不可不蚤自来谢项王。”(进一步为刘邦设谋,疏通)沛公曰:“诺。”于是项伯复夜去,至军中,具以沛公言报项王,因言曰:“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善遇之。”(项伯转而为刘邦修辞表功、说情。可见项伯已被笼络、利用)项王许诺。(项羽前后判若两人,由“大怒”到“许诺”表现了他轻信他言,憨直、粗疏、寡谋的性格弱点,为下文“鸿门宴”失利作伏)
  以上是第二段,叙写刘邦施展政治手段,设法挽救危机局面的情况。项伯为刘邦所利用,在项羽面前火里抽薪,使双方矛盾开始缓和。这里初步揭示了刘邦机智善变的性格,也初步表现了项羽骄横粗直、易于满足的弱点。
  沛公旦日从百余骑来见项王,至鸿门,谢曰:“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得复见将军于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郤。”(一面谦让,一面恭维。但退中有进,卑中有亢,恰中项羽弱点)项王曰:“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项羽头脑简单,向敌人暴露了自己,毁掉了自己政治斗争的耳目)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项王、项伯东向坐,(尊位)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详细叙写座次,显示出项羽徒慕虚名、容易满足的性格)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范增“数目”三次“举玦”示意,图谋长远,使“宴会”杀机毕露,刘邦命在顷刻,气氛极为紧张)项王默然不应。(项羽怒已息,气已懈。刘邦寻计于张良,项羽不听范计,鲜明对比,孰胜孰负,已现端倪)范增起,出,召项庄,(召出项庄,故事情节又生一波)谓曰:“君王为人不忍。(“不忍”正是项羽失利的致命弱点)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杀之。不者,若属皆且为所虏。”(范增“数目”“举玦”之后,又“起”“出”“召”“谓”连续行动,焦急之情,历历可见。“若属皆且为所虏”一语,已指出:如失掉时机,将来斗争形势严重)庄则入为寿。寿毕,曰:“君王与沛公饮,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意在沛公)项王曰:“诺。”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刀光剑影,紧张异常。项羽似不知项庄舞意,对项伯保护刘邦亦无动于衷。优柔寡断、犹豫不决的性格、内部矛盾的情势,一目了然)
  于是,张良至军门见樊哙。(引出樊哙,故事情节再生波澜)樊哙曰:“今日之事何如?”良曰:“甚急!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哙曰:“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樊哙忠于刘邦,与项羽集团形成鲜明对比)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哙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刚直、勇猛的形象,鲜明、逼真)项王按剑而跽曰:“客何为者?”(项王惊诧)张良曰:“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项王曰:“壮士,赐之卮酒。”(项王转而赏识樊哙,说明他早已放弃杀刘的意念)则与斗卮酒。哙拜谢,起,立而饮之。项王曰:“赐之彘肩。”则与一生彘肩。樊哙覆其盾于地,加彘肩上,拔剑切而啖之。(连写樊哙的豪饮、生啖,文字简括、形象,生动地显示了樊哙豪壮、粗犷的性格。樊哙的“饮”“啖”,使“宴会”的紧张气氛又逐渐舒缓)项王曰:“壮士!能复饮乎?”樊哙曰:“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夫秦王有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樊哙行动粗放,但粗中有细。锐利的言辞,咄咄逼人,竟置项羽于受审身地位!此处,与前文刘邦谢辞相互应)项王未有以应,曰:“坐。”(项羽无言以对,窘态毕露。项羽由骄横暴戾,到刚愎自用,到窘困自疚,粗直、简单、色厉内荏的弱点暴露无余,与刘邦机谋善变、奸诈狡黠、内心惊慌而表面泰然自若的性格鲜明对照,“宴会”胜负已判然若揭)樊哙从良坐。坐须臾,(“宴会”由紧张已降而为沉默)沛公起如厕,因招樊哙出。(刘邦机智权变,另生枝节)
  以上是第三段,叙写鸿门宴上刘、项双方展开正面冲突和斗争的紧张场面。这是本文的主体部分。文章以项羽和范增在认识上的矛盾为线索,有声有色地写了刘邦谢罪、范增举玦、项庄舞剑、樊哙闯宴等四个紧张场面,集中而细致地表现双方矛盾和人物思想性格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使故事情节进入高潮,从而揭示了刘胜、项败的趋势和原因。
  沛公已出,项王使都尉陈平召沛公。沛公曰:“今者出,未辞也,为之奈何?”樊哙曰:“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何辞为?”(樊哙论述精当,可见粗中有细、能文能武,具有政治才能。)于是遂去。(刘邦倾听臣下之言)乃令张良留谢。良问曰:“大王来何操?”曰:“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会其怒,不敢献。公为我献之。”(可见刘邦早有预谋)张良曰:“谨诺。”当是时,项王军在鸿门下,沛公军在霸上,相去四十里。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虽狼狈逃出困境,实际犹如猛虎归山,楚汉之争就此揭幕)沛公谓张良曰:“从此道至吾军,不过二十里耳。度我至军中,公乃入。”(虽仓促逃走,但布署谨慎周密)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08 20:13:03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09 22:30:10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