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佳作鉴赏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故事与酒——浅析歌曲《成都》文字大小:  

    

作者:郁李仁   鲜花数:176朵   赠花      阅读:1925   发表时间:2018-04-19 15:02:47  字数:4576   评论: [A]

【编者按】不管发布的方式怎样,任何文化作品的问世,都一定会有其原因和背景的。比如赵雷所唱的歌曲《成都》,在作者看来,它里面就蕴含着故事和酒,当然,还有其他……【编辑:舒朵】【文章已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3】【湘韵精品推荐180421第6888号】

  前些日子,我在胡乱写成《故事伴酒》的时候,因为小说设计的场景涉及到四川成都,不知为啥,在敲打键盘时,耳畔隐约似唱起一首歌——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余路还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
  是的,没错,就是这首《成都》。
  我想,或许是人在痴迷某件事物的时候,有许多情绪化的感染会在不知不觉中自然生成,甚至这样的自然生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无须人或事情来刻意提醒,只在冥冥之中便有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像某种“巧合”一般地这就“无巧不成书”了。也或许,就是那种称之为所谓“心电感应”的效果吧。
  不怕人笑话,对于音乐这门高雅艺术,我是实打实的“盲人”,特别是对于唱歌,人家多数人能借此陶冶情趣,唱得比原唱还吸引人,而我则是标准的五音不全,十足是“皇(黄)家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尽管自己也从微信中注册了一个全民K歌的账号,也咿咿呀呀地唱了几首歌,但老实说,我这不能算“唱”歌,而是在“毁”歌曲的原声原调,因为几乎没有一首歌不被我唱走调的,于是,我成了反面的“曲高和寡”者,实在是羞死人。
  这人啊,最怕的就是有自知之明后还继续“恬不知耻”地“冥顽不化”。虽说我唱歌不行,但自己终究并非聋子,听别人唱总不至于再“毁”歌吧。所以,平日里在工作闲暇之余,也常常听些歌曲,反正现而今这个时代,只要不是去现场听某某歌星的演唱会,通过N多渠道都能听到音乐。就我个人来说,能唱出词儿的歌曲,偏向于喜欢那些歌词写得古意葱茏和接近平实生活的歌,特别不喜欢那些动“吼”、动“叫”、动“说”、动“放鞭炮”似的叽哩哇啦等等也称为“歌”的歌曲。当然,萝卜酸菜各有所爱,照理说,像我这等五音不全的人是没有资格评判别人的唱歌孰优孰劣,所以,无关本文的话题,我还是打住吧。
  这首《成都》的原唱者是一位叫赵雷的小伙子,他原本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在成都玉林路附近的“唱吧”做过歌手,这一做就是好多年,直到他因这首歌而成名。往往人生都是这样,在一个地方住得久了,自然而然就会把个人情愫融入那一隅地域,甚或包括个人情感,都会因那地域而染上一些“八卦”色彩。比如《成都》中所唱吟的故事,让我们不得不猜测,赵雷很有可能有位女朋友陪他在那里悲欢离合过,不然,这首开门见山就既“掉下眼泪”又“依依不舍”的情歌就成了空穴来风,那唱的就是“假故事”,不会引出这首歌曲随之而来的强烈追捧度。
  我喜欢这首《成都》,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今分享出来以飨诸君,也算凑一篇对《成都》歌曲的“赏析”吧——
  一、词曲的平民化,或可以毫无贬义意思地称之为“小市民”化。说这首歌之平民化色彩,是因为整首歌曲没有丝毫“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置景,歌词唱出来就像是很随意地即兴街头散步,看见什么就唱出什么,走到哪儿就唱到哪儿,根本不需要刻意粉饰或包装。这就如同街坊邻居中间是哪家后生小哥刚下夜班归来一样,只见他身着一袭休闲装,嘴里俏皮地吹着口哨,尽管略显疲惫,但毫不掩饰朝气与憧憬。假使这个小伙子恰好是读此文的您家的孩子模样,您是不是立即就有了一种既心疼又欣慰的心情?
  再来说说这首歌的作曲,它采用的是较为舒缓的民谣曲风。俗话说“外行看热闹”,虽然我不懂得什么高端的音乐风格,但单就听这首歌的调子来说,直觉得它越听越舒服,完全像是和身边人在聊天一样,声音不卑不亢,一切都似在娓娓道来,就相当于在听一个哥们儿说他的情感故事,既深沉悲情,又真切亲近,会让人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气氛。同时,更重要的是,这首歌的曲调难度不大,几乎人人都可以在听一二遍之后就能哼唱个八九不离十,甚至可以说,记不记得歌词不要紧,你只要能哼或用口哨把调儿吹出来,那么你也就有几分赵雷般的情结了。所以,通过旋律和歌词,能把听歌人的心“揪”在一块儿,这样的歌曲不想风靡大街小巷都难。
  二、歌曲背景的故事性。我喜欢这首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从歌词中反馈出来的“故事”味儿。自古以来,但凡任何形式的文艺作品,都应该首先不是论文式的样版,而应该是无论从字里行间还是从调儿曲儿中,都能直接或间接地烘托、渲染着某种情结在里面,这样的情结那就是“故事性”。难道《成都》不是吗?不信就请你随着我“翻译”的歌词内容,一起走进故事中:我在流泪,不仅仅是因为昨晚酒喝多了(为什么会喝多?),我在依依不舍,不仅仅是有可能即将失去你(为什么?难道要分手?),我不知道剩下的路还能走好久,但是你始终都挽着我的手(看来,不是你和我要分手,而是另有原因),我实在是为难啊,该何去何从内心在挣扎(歌词唱到这儿,我们会捕捉到这样一个信息:我悲伤,我两难,我有一个新的选择,但是这个新的选择会让我失去你,这个新的选择是离开成都吗?)。从歌词的开头四句,一下子就把情势浓烈地营造出来了,并且像看电影一样,很快就吸引住了听众的心,这就相当于故事序幕已经打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听众已迫不及待地想知晓,这样,就不由自主地因歌、因旋律而自觉自愿地“深情入戏”。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这四句歌词无须再“翻译”了吧,一目了然地,便采用了倒叙的手段,把发生故事的时间、令节、场景、地点等等都交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顿时突兀起来了立体画面感,有一种带着听众身临其境的感觉,让你去现场亲眼目睹那对“我从未忘记你”中的“我”和“你”,直接感受他们的离愁别绪,这种现场感触,让人我见尤怜,不把人的心儿悲凉得忘乎所以才怪。但是,你以为这就是故事结局了吗?答:非矣!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喔……/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刚才说了,从“分别总是在九月”到“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处,是歌者用倒叙的手段巧妙地挪进了当时别离的情景和况味,这样的情景和况味较为深沉柔和地布置了“过去式”,用凄美的画面笼罩了现场,深深地感染着听众的心。但是赵雷是聪明的,不一味地只纠结于过去了的情愫,而是“笔锋一转”,立马就让另一帧情景“空降”现场,虚空地把歌曲中的“你”拉到身边,一起手挽手地在成都街头“故地重游”。歌曲唱到这儿,一种柔美而怀旧的暖色调顿时涂布,像氤氲的空气,静静而安恬地弥散开来,罩住了“把手揣进裤兜”的“我”和“挽着我的衣袖”的“你”,浪漫与缱绻瞬间充斥了成都的街头。这样的情景够唯美、够温馨的吧,听歌的你还有什么理由不迷醉?
  三、歌曲中的地域文化。这首《成都》最先收录于赵雷2016年12月21日发行的专辑《无法长大》中,瞬间便风靡全国各地,无论是年轻人还是有恋乡情结的中老年人,都深深被这支歌曲所打动。
  其实,在我最初的感觉里,觉得这首歌以成都地名做歌名,是很冒险的。尽管现在已经是飞速发达、不拘囿于地域性的“文化大融合”时代,但潜意识里,往往在人们心中都会有一种生来与具的地域“排他”现象,那就是但凡看见以某个特定地域为冠名的文化产品,如果不是当地人,就会在内心里首先产生一份“不感冒”、“与我无关”的情绪,这是客观存在的“近乡情更怯”亦“情更切”事实。比如说吧,如果再有一首《贵阳》、《郑州》、《哈尔滨》、《海口》等等之类的,毋庸置疑,它们的受众人群该最多在哪儿?
  当然,《成都》能有以地名冠名歌曲而又偏偏打破地名所限的深远影响力,这本来也与这座城市有着厚重、深远的文化氛围有关。在这里,我们不是历史学家,不必去探究它的历史命题,只浅议一下关于成都这个地方的人文风貌。据我所怀有的感触,觉得成都人向来是以安恬、悠闲、淡然、耿直的“慢节奏”为生活常态,他们勤俭而热忱,在新时代背景之下,既有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又有恪守中庸、坚持传统的好品性。也许,正是因了这些人文元素,影响到了从北京来成都发展的赵雷,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成都成了他的第二故乡,就此给他的音乐创作带来了无穷的灵感,遂有了《成都》单曲的“横空出世”。
  令人惊讶的是,《成都》唱遍大江南北之后,除了“成都”这个大地名众所周知之外,歌曲中唱到的“玉林路”、“小酒馆”竟然一度成为网上热搜。成都我曾经是去过的,但对那座城市知之不多,也曾向一位住在成都的朋友打听过这两个小地名,结果令人大跌眼镜的答案竟然是,这位“老成都”朋友居然都不知道玉林路究竟在哪里,后来她抽出一整天时间专程去“找”这条路,功夫不负有心人,从早上找到傍晚,她总算找着了,但那个小酒馆却成了一个谜——除了有两家因歌曲成名之后才“赶噱头”开设的“小酒馆”之外,赵雷歌中的小酒馆无处可寻。难道,这个小酒馆本来就“子虚乌有”?还是因城市的改变而被拆迁了?也或许是我那朋友压根儿就没有找到呢?
  不管怎样,成都因《成都》更加出名了,以前不为人知的“玉林路”因《成都》而瞬间家喻户晓了,更或许,在成都许多路口,因《成都》会雨后春笋般地冒出许多“小酒馆”来,这是商机,也是一种文化气息的影响力、穿透力、扩散力。
  四、酒文化。尽管《成都》歌曲中主要渲染的不是“酒气”,而是人文情怀,但是歌曲中有两处关于酒的“陈述”,一是歌曲开头就唱到的“不止昨夜的酒”和收尾时的“坐在小酒馆的门口”。这两处“酒”,前者是有关酒的实物,属于“渲染情绪”的托物,也可以说是整首歌曲的“基调”,试想一下,假如没有这场“昨夜的酒”的宿醉,何来那些恍惚的依依不舍以及仍然怀念着的“你的温柔”?也就没有了歌曲“酒后吐肺腑之言”的情势感染了。这有点类似于李清照“浓睡不消残酒”的如梦令风味,酒既为“忘忧物”,又为“扫愁帚”,从来任何形式的文化作品中,酒都算得上是第一情托之物,无论悲喜,都少不得这杯中物,可以这样说,赵雷的这一杯“不止昨夜的酒”,是整个这首歌曲故事的“道具”,没有它,恐怕这故事演不下去了,甚至我在猜,这首歌本来就是赵雷酒后来了灵感,瞬间酿得了这曲浓郁醇香的。

  • 文友舒朵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9 15:03:21给您送了鲜花1
  • 文友烟雨濛濛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9 16:01:26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如风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9 17:41:3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淡风清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20 20:50:19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为爱守候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21 10:11:5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天空微笑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21 10:26:46给您送了鲜花9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