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微型小说

【原创首发】 精品推荐紫藤萝盛开的季节文字大小:  

    

作者:欣颜涵涵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2831   发表时间:2018-04-09 23:16:13  字数:1824   评论: [A]

【编者按】五十年的悠悠时空,蕴含一个凄凉清丽的爱情故事。一丛盛开的紫罗兰里,保藏一颗真心真意的今世情缘,香兰的爱情曲折,离合悲欢,很是值得品味!此文通过审核,鼎力推荐发表。问好作者。推荐大家欣赏,期待精彩再继续!【编辑:黄金山】【本文入选优质资源库·湘韵002】【湘韵精品推荐180412第6836号】

  五十年前,香兰高中毕业,考上了大学。但表姑没让她去。表姑跟她说我上年纪了,有些力不从心。香兰张了张嘴,她想说她很想上大学,可以勤工俭学,尽量少花家里的钱,但她没有说出来。她看到表姑的神情里有一种完成大业,只等收获的意思,就把话咽了下去。香兰父母早逝,一直靠表姑供养。表姑能供给她到高中毕业已经十分不易了。但是香兰内心里总是隐隐地有一种恐惧。
  五十年后的这个春天,阳光灿烂,仿古的小城街道两边的泡桐开着紫色的花朵,有几枚零落着掉下来,精灵一样扑向大地。香兰手摇轮椅缓缓穿行其中,她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努力不让自己的车轮碾碎其中的哪一朵。现在的香兰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了,她灰白的头发在微风中飘飞着,极无力的样子。香兰的目标是公园西南一角,那爬满紫藤萝的九曲回廊。今天是香兰七十岁生日,她没让儿子跟随,也谢绝了儿媳的好意,甚至也没去看表哥肖明的眼神。她独自一个人出来,她的生日,今年她要自己过。
  到了,那一片绿意葱郁的葛藤植物,看到它,香兰就想起一句诗:离情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香兰把轮椅摇到那株骨节突出弯曲盘绕的藤萝下,柔柔细细地抚摸着它鼓突的骨结。多少年了,它也老了,老得就像变形的四肢。香兰的眼泪流下来,自成为表哥肖明的妻子以来,她经历了多少无奈,那一颗活泼泼的心又跌碎了多少次,她早已数不清了。五十年前,当表姑告诉她希望她嫁给表哥时,她表示了反抗,她说表姑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就是别让我嫁给表哥,我只把他当做表哥,没想过别的。表姑说我只这一个心愿。这么多年了,我看着你们长大,你表哥也喜欢你。
  近亲不能结婚,香兰抛出最后一个理由。
  这算哪门子近亲,我跟你爹没有血缘关系。你爹可是咱家领养的。表姑坐在沙发椅上,剥着一颗紫色的葡萄,那葡萄的汁如泪珠水一样在表姑的手上蜿蜒,片刻就被她吞进嘴里。香兰觉得自己的心随着那枚破损的葡萄被一同吞了进去。
  香兰的第二次挣扎是拒绝同表哥生孩子。她是爱孩子的,但她不想跟自己不爱的人生孩子,她不能把自己的不幸延续给孩子。表姑看出了她的心思就说趁着我现在还能跑能颠,你们赶紧要个孩子,我好帮你们带大。香兰说不急,我现在工作挺忙,等……
  只要你不打别的心思就行,再说怀孕这事儿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呢?表姑冷冷地看着她说,肖家不能在肖明这一辈上断了根!
  香兰只好再一次牺牲自己的意志,为肖家生下一脉传宗接代的根。到这时,香兰已经不想再挣扎了,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她想也许命该如此。
  就在她把所有希望都抛弃尽净,只剩下一具物质的躯壳之后,有一天她就在这个地方碰到了那个男人。那是个紫藤萝盛开的季节,那满藤绽放的紫色湿润了香兰的眼晴,它们的灿烂刺伤了香兰的心,连花都有展示自己生命热烈奔放的时候,我却不曾娇艳、不曾怒放,甚至不能盛开!香兰的涟涟泪水全部滴在旁边那个人心上。他已经观察她很久了,这个沉静哀怨的女人让他心动,得有多少忧伤才能让一个智性优雅的女人对花垂泪啊?他对着她走过去,把一包纸巾塞到她手里。
  以后每到这个季节他们都到这里相会,香兰也曾想过逃出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但她怕表姑的眼睛,她虽然老了,甚至眼花得看不清什么了,但射向她的那一束目光仍然让她不寒而栗。香兰的苦难就一片海,迷迷茫茫,无边无际。
  表姑去世的那一天,香兰痛痛快快地喘出一口气,她想我的苦难终于结束了,从今往后我可以自己做主了!她打定主意,办完丧事就去跟表哥离婚。然而,还没等她把这口气喘匀,表哥就病了,香兰的天空一下子又暗下来,她不知道是表哥故意,还是她命该如此。
  好了,现在一切都好了。表哥终于康复了,香兰长长地松了口气,但她哪里知道,在她照顾表哥的这几年时间,那个男人走了。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也不忘在紫藤萝下静静地坐了一天。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击中了香兰,香兰倒下了,她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她想在死神来临之前完成一个心愿,一个在此时此刻惟一的心愿,她要为自己做一件事情,替自己的生命做一次主,她已经跟儿子说好了,儿媳也善解人意,只是表哥……香兰摸挲着那光滑遒劲的紫藤萝躯干,泪水模糊了双眼。
  香兰在弥留之际终于拿到了法院的离婚判决书,当儿子把那张纸给她看时,香兰眼睛亮亮地闪了一下,尔后便永远地闭上了。
  儿子按照她的遗嘱把离婚证和她的骨灰一起埋在紫藤萝架下。
  第二年紫藤萝开得异常激烈,这一年看花人换成了表哥肖明。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09 23:17:28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2 22:42:28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