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微型小说

精品推荐人情文字大小:  

    

作者:忘记过去   鲜花数:38朵   赠花      阅读:2122   发表时间:2018-04-17 21:59:25  字数:1873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精彩短小说,感到世态真幽默。因有朋友任指导,一次大胆车超速。本要罚款200元,结果一分都不丢。董斌电话能搞定,简单礼物也不收。感到交警真高尚,就到酒店喝顿酒。约来几位“好朋友”,好烟好酒好享受。“朋友”大醉全离去,要我买单请喝酒,索要钞票一万四,这个超速真够受……。小说情节很紧凑,对话描写也很牛。针砭时弊很深刻,什么朋友不朋友,安全行驶记心头。因小失大划不来,交通法规要遵守!本文已通过审核,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期待精彩继续。[编辑:黄金山]【湘韵精品推荐180420第6852号】

  “万哥,咱们能不能快点?我怕我姐下了火车找不到咱们,会等烦了。”董斌催促道。
  “不行啊,现在摄像头太多,万一超速了,罚款事儿小,我的分可不够扣的。我这驾驶证里只有六分了,再超速,我可要去学习了。”我握着方向盘,解释着。
  “没事,我有个朋友,铁哥们儿,姓刘,在交警队任指导员,到时我找他,给你消分。”董斌自豪地说。
  “啊!你还有这样的朋友?那太好了,以后我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我脚下用力,蹬住了油门,车子像箭一般,向着火车站飞奔。
  从248省道,刚拐上220国道,正想加速,却被前边的交警拦住了。一个警察站到我车前,拿着摄像机照着,另一个警察,走到我车窗前,打了个敬礼说:“对不起,你刚才严重超速了!超速百分三十以上,罚款200,扣6分。请出示你的行驶证、驾驶证。”
  我一脸茫然,掏出证件,交给他说:“我没有超速啊!”
  “我们有证据,你可以看看。小王,把摄像机拿过来!”他向那位交警挥挥手。
  高级传感摄像机里,我的车穿过济阳索庙街北,车速80。那里有个牌子上,写着限速60。我无语了。可以前在那里经常路过,也没看到有摄像头啊。我心里非常恼火,望着董斌,让他拿主意。
  董斌拉开车门下去了,拉着那位交警走到路边,不知道两个人在嘀咕什么,其间董斌还打了个电话,并把电话递给了那位交警。交警的脸上出现了几个变化:开始充满笑容,然后很严肃,接着又微笑着点头。
  挂了电话,他们又聊了一会儿,董斌就走过来把证件给我,说:“已经跟他说好了,咱们可以走了。对了,这个人也不简单,他是交警大队的张副队长。”
  我对董斌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么严重的事,竟然被他一个电话就解决了。我问他:“你那朋友可真行,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回去可要好好谢谢他。”
  “哈哈!都是小事儿,晚上回去,咱们到刘导家里坐坐吧。”董斌点上棵烟说。我连连点头。
  火车站接到人,我们原路返回。在索庙街北,我们看到,藏在路中间绿化带里的限速摄像头,非常隐蔽。妈的,真坑人。
  下午六点,我就和董斌去了刘指导员位于凤凰城的家。刘指导员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听董斌的话,不能提很多东西送礼,只买了些水果,拿了一张购物卡带去。
  看到我递过去的购物卡,刘指导员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你这是干啥么!既然是小董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这点小忙,算不了什么。你给我送礼,这是把我往坑里推,这是搞腐败,赶紧的,收起来!”
  我尴尬地看看董斌,拿着卡的手,觉得无处放。董斌说:“万哥你就收起来吧,刘哥不收,那咱也不能欠人家这份情,要不咱们去酒店搓一顿。刘哥你也叫上那位副队长一起。”
  “不用不用,本来是为了给这个兄弟省钱的,怎么能再让他破费。”刘导推辞着。
  “刘导您赏脸,咱们出去吃顿饭吧,我很荣幸交到了你这个朋友。”我是百倍地感激涕零,对刘导的人品折服得五体投地。现在我的脑袋里充满了愧疚,恨不得把心掏出了给他。人家给解决了大问题,再说以后还要麻烦人家,这顿饭无论如何也要请。
  “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今晚算我的。”刘导不容分说,拿起电话:“喂!李队,今晚别在家吃了,来皇上皇大酒店,今晚我做东,咱们聚一聚。好,不见不散。”“喂,张队,赶紧到皇上皇大酒店,叫上马队、刘超、范友他们。哎哎好,我等你们。”
  我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还是第一次进这样富丽堂皇的大酒店,太豪华了,那漂亮的灯光刺得我眼睛疼。
  酒桌上,刘导给我们一一作了介绍。然后说:“这是我很好的朋友,很久没有见面了。今晚好好聚聚,我做东,你们算是给我陪朋友,都点些可口的,不要客气。”
  茅台、软中华、山珍海味立刻被漂亮的服务员小姐优雅地端上来。大家热情高涨地谈论着,推杯换盏,好不尽兴。我心中既羡慕又愧疚:还是公家的酒好喝,能报销;可人家给办了事,还请我们,这个人情太大了。
  两个钟头后,几个队长都醉了,刘导更是烂醉如泥,被扶上车。那个张队还算清醒,握住我的手不放:“好兄弟,以后再遇到麻烦,就直接找我,自己人!”我答应着,把他也扶上车。
  几个队长都被送了回去,董斌也陪着刘导回去了。我正要招手一辆出租车,却被身后的服务员叫住了:“先生,请您买单。”
  “不是他们请客吗?”我纳闷地问。
  “没有人说啊。他们都走了,就请您结账吧。”美丽的服务员非常客气。
  我想,人家帮了忙,还让我以后有了这层关系,结就结吧:“多少钱?”
  “六瓶茅台、八盒软中华、一桌高端宴席、加上暖气费、房间费……共计一万四千八。”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17 22:00:20给您送了鲜花19
  • 文友云静水闲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20 22:47:45给您送了鲜花19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