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微型小说

普通推荐照片文字大小:  

    

作者:欣颜涵涵   鲜花数:15朵   赠花      阅读:1716   发表时间:2018-04-20 11:28:40  字数:1582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短小说。 精彩回味多!夫妻口角事,曲折情趣乐,爱情很真诚,互相体谅和。对话合身份,语言也简洁。素材有特色,照片录生活。本文已通过审核,现已推出共赏,感谢赐稿湘韵,期待继续精彩。【编辑:黄金山】

         我喜欢文学,经常写些文章发表在各大文学网站上,可从来都没收到过稿费。
         我结婚也有十多年了,我很爱我老婆,她也很爱我。
         她脾气很犟,经常“欺负”我,是“霸权主义”。
         我脾气很好,经常让她,是“不抵抗主义”。现在,她又“挑战”了。
         我硬着头皮准备“应战”。
         她说:“你为什么不替我闺蜜小玲家孩子补习功课,她说了补习费照给!”
         我说:“我又不是补习老师,别耽误了人家孩子,再说,我也没时间。”
         她:“哼!什么没时间?你少写几篇没稿酬的小说,不就行了!”
         我:“那可都是我的心血,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我相信,终有一天,会有稿酬的!”
         她:“哼!不管怎样,你一定要替小铃家孩子补习。”
         我:“不行。”
         她:“就一次!”
         我:“一次也行!”
         她:“行呀你,现在居然敢反抗了,不给你点厉害的,你都不认识我是谁了!”
         她下了最后通牒:“三天之内,必然答应!否则后果自负!”
         第一天。
         她“封锁”了炉灶、冰箱、饮水机、“金库”……只有双人床没有“封锁”以示“宽大。”
        我不在乎,因为我口袋里还有点私房钱。
        第二天。
        她突然袭击,搜去我口袋里的一切,并警告胆敢向亲戚朋友求援,她将会让我付出沉重代价。
        我慌了。晚上,我求饶,希望结束这种“非常状态”。
        她不睬我。除非我答应条件。
        第三天。
        晚上,床上。我靠在床头,头朝东。她躺在床上,脸朝南。
       我:“我们好好谈谈。”
       她:“不答应条件,不谈。”
       我:“我谈的很重要。”
       她不吭声。
       我:“我们离婚吧。”
       她一惊,似乎想发火,但很快又没了动静。
       我继续说:“别人替我介绍了一个姑娘。”
       她气极了,从床上爬了起来。她的眼眶湿湿的,她用手擦了擦,又躲进了被窝。
       我从胸口摸出一张照片,说:“这个姑娘模样儿还不错。”她泪水流了出来,湿了枕头。
       我:“看样子性格挺温柔的!”
       她抽泣着:“你居然把她的照片放在贴心的口袋里,前天只有这件衬衫我没搜过。”
       我说:“我现在很爱她,当然要把她放在贴心的位置上。她说和我结婚后会全力支持我写作!看得出这个姑娘是真心爱我的。”
       她猛地从床上跳起,大声朝我吼:“我不也是?”
       我:“可她不会逼我干我不愿意干的事的。”她没发声,气冲冲地瞪着我。
       我:“你替我参谋参谋吧!”
       我把那张照片凑到她眼前。她火气很大,一掌打开我的手。
       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她仰着头深吐了一口气。
       我把照片放进口袋。她又缩进了被窝。我把灯关了,睡了。她把灯开了,起来。
       我睡着了。她睡不着。
       她哭了,嘟着嘴。她可能后悔了,不该逼我。她靠在床头,想了很久。突然她盯住我的胸口,她要看看那个姑娘究竟是什么样子。
       她摸出照片。
       她又好气又好笑,又想哭又想笑。那是她自己的标准照。
       她俯下身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我笑了,原来我也没睡着。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4-20 11:29:26给您送了鲜花15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