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栏目 > 微型小说

普通推荐无疾而终文字大小:  

    

作者:丛峦里不打霜   鲜花数:12朵   赠花      阅读:1736   发表时间:2018-08-26 14:58:49  字数:2116   评论: [A]

【编者按】欣赏!来自生活的好小说。麦生娘,很要强;一辈子,很坚强,侍婆婆,种田忙,养儿子,学艺强;到老后,有洋房。新生活,进康庄,很奇怪,无病亡……此小说,请欣赏,阅读后,细思量。本文已通过审核,推出共赏,谢谢惠稿,期待更多精彩。[今日值班编辑:黄金山]

  麦生终于盖了新房,麦生娘很高兴。虽说麦生是村里最后盖房的,三层小洋楼,矗立在老土砖屋旁边,看得让人格外舒心。麦生娘想,自己死后也有面目见他爹了。
  麦生五岁那年,爹出湖打渔,遇风浪淹死在鄱阳湖里,留下麦生娘俩和婆婆艰难度日。麦生娘是个孝顺要强的女人,既要在家抚养幼子,侍奉婆婆;又要一个人在田地里扶犁踏耙,干尽所有农活,克勤克俭支撑着孱弱的家。婆婆是个厉害且有主见的女人,终日像狗一样,把持守护着家门,麦生爹死后的近二十年,硬是做到了寡妇门前无是非。
  婆婆前两年寿终正寝,麦生也一天天长大。麦生娘安排他学了手艺,又娶上媳妇,近两年麦生外出了打工,钱一年比一年攒得多。眼看着麦生出息了,盖起了漂亮的小洋楼。要强了一辈子的麦生娘,心里那根绷了二十多年的弦,总算可以放松了,从今往后就该享清福。
  这年冬月初,麦生买了全新的家具,准备乔迁新居。土砖屋里的老家具全被弃用,麦生用斧子把旧家具砍开砸烂,留着腊月烧灶熬麦芽糖切年糕。旧衣物、鞋子和蚊帐也塞给了破烂店。麦生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从前弄那些东西进家门多不容易,况且那些东西上面,都附有婆婆和麦生爹的指纹和气息,平时一人在家目睹那些熟悉的旧物,总能回味以前的不寻常日子。孤寂无聊时,擦擦它们,晒晒收捡收捡,心里都会暖起来。现在砸了卖了,往后一人在家,少了这些熟悉的东西陪伴,唉……
  麦生在些清理娘的房间时,从角落里搬出一只油漆斑驳的四方大木箱子,箱子古香古色,包住四角的铜片早没了光泽,箱口被一块钟摆似的铜搭扣着。麦生打开箱子,飘逸出一股淡淡的樟脑香味。麦生娘说,这个箱子是我娘家唯一的嫁妆,樟树做的,放衣物床单,虫不会蛀,现在还香呢,箱子我留着哈。
  娘欸,现在我们家是新楼房,全新的装修,又买了高档时髦的组合家具,搬一个这么灰不溜湫的东西放在房间,多难看啊,砸啦砸啦!麦生的媳妇连忙抢上前插话。
  要不,我仍然住在这土砖屋里,箱子放这屋我装洗换衣服。当年,为做这个箱子,你外公拉段樟木去镇上锯板,樟木将你外公的手指压出了血,这樟木箱沾有你外公的血和汗水,我留着做个念想。麦生娘眼巴巴的望着麦生夫妻说。
  那不行,你带大俺,不容易,吃过很多苦,怎么能把你一人留在这破土砖屋里,别人还不戳脊梁骨骂俺不孝。这土砖屋还要扒掉盖厨房呢。麦生说,你一定要住到新楼里来,今后我要让你吃好穿好,享几年福。那些从前的破烂都不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箱子还是砸了吧,少占地方。
  麦生抡过肩的斧头落在木箱上,发出“咔”的一声响,棱角分明的箱子便破裂坍塌。麦生娘的身子止不住一哆嗦,像冬日猝然迎面撞上了一股穿堂风,身子晃了晃,差点摔倒。
  清完土砖屋里的老家具和杂物,麦生娘的脸上,就几天的功夫皱纹深了很多,也疲倦很多。
  娘精神不如从前,麦生在想,娘老了,过了年,得陪娘到外面转转,开开眼,散散心吧。
  几天后,麦生请来挖掘机,推掉土砖屋,挖地基建厨房。
  麦生家的土砖屋有三十多年的历史,外墙风吹雨蚀,多处裂缝。室内柴火煮饭,油烟熏得漆黑。
  麦生娘依然记得盖这土砖屋的艰难。
  那年下半年刚怀着麦生,天特干旱,池塘早焦干见底。预备砌砖的垅田里,龟裂的口子可插进手指。等到冬月底,天才降了一场暴雪。没等雪化尽,麦生娘挺着肚子,顶着寒风,伙同麦生爹抡着木锨拍,趁着田里的湿气,两天功夫,将两斗田拍得严实。然后,婆婆帮忙映着长绳划砖形状线,麦生的爹娘就着一把砖铲,一个在前面用绳拉着,一个在后面推,四千多块土砖,三个人砌了上个礼拜才弄完。
  随后的一整个腊月,麦生的爹娘每天早晚要到砖田里忙活一阵子。早上把砖搬开晒太阳,晚上码拢用稻草盖好,防雨防冻。白天其余时间还要到黄土岭上,牵水牛踩泥和泥,烧窑做瓦。那时村里没修路,砖晒干瓦烧好后,还得一块一块挑回家。腊月三十过年那天,麦生的爹娘还在挑砖,因为到正月开初,趁着过年多下来的酒菜,得请人动手盖新房了。
  “打船做屋,日夜不宿”。为盖这栋土砖屋,麦生爹娘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凌晨早起和泥码砖上墙;晚上摸黑搬料搭架平整地面基脚,真正累得脚打摆,骨头散架人蜕皮!这份苦麦生是体味不到的,因为麦生的楼房是包工包料承包给别人修的。但在麦生娘眼里,房子盖起来后的成就感,远比这份苦要甜蜜!因为村里和麦生娘同一辈的女人中,能盖得起这么像样的房子,还真不多,其他的女人大多吃老本,住着祖传的高大棋盘屋。
  麦生娘也知道,古往今来,拆旧建新是规律,是值得高兴的事。但想到自己一手建起来且引以为豪的房子被拆掉,从此消失,心里的失落感可想而知。当挖土机的臂铲推向土砖屋,砖瓦坠落房子倒塌发出“哗啦……”声响时,麦生娘也在哗啦声中,像头立地不稳衰弱的老牛一样,栽倒在地。
  在随后的日子里,麦生娘住在新楼房,但没了以前的精神气,总显得萎靡,丢三落四,人日渐消瘦。麦生带娘去医院检查,医生没查出什么毛病,建议回家加强营养静养。麦生想到娘以前吃的苦,再次决定等家里厨房建好后,带娘去庐山散心疗养。
  但麦生娘没等到庐山之旅成行,因为在来年春暖花开、莺飞草长时,她也随着鄱阳湖北迁的仙鹤,驾鹤而去!
  • 文友黄金山觉得你的文章还不错,2018-08-26 14:59:36给您送了鲜花12

猜你喜欢的文章

    无相关信息

读者评论 条评论